1. 首页
  2. 深度

区块链存证第一案落定后,从此“称霸”?

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互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块与块首尾相连形成链,即为区块链。

6月28日上午10时,全国首例“区块链存证案”在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

一例简单的著作权侵权案,因为原告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作为存证方式,且被法院支持并认定了相关侵权事实而成为了“第一案”。

自2017年底,“区块链”接棒“人工智能”成为新网红热词后,其如何在法律领域落地应用一直处于探讨争议中。杭州互联网法院此次在判决书中对区块链存证技术作了阐释说明,并根据多方面的审查认定了侵权事实,无疑具有标志性意义。

电子存证从2008年前后开始发展,到今天也尚未得到法律效力的全面认可。区块链存证已经粉墨登场,但属于它的长征可能才刚刚开始。

区块链存证“第一案”

此次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的区块链存证“第一案”,案情并不复杂:

原告为了证明被告在其运营的网站上发表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相关作品,选择了区块链存证的方式,通过第三方平台保全网进行了侵权网页的自动抓取及侵权页面的源码识别,并将该两项内容和调用日志等的压缩包计算成哈希值上传至Factom(公证通)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中。

法院从存证平台资质、侵权网页取证技术手段可信度和区块链电子证据保存完整性三个方面,审查了区块链存证方式是否符合电子数据相关规定及证明力的大小,又从电子证据是否真实上传、是否为诉争电子证据两个方面审查了电子证据是否已上传至区块链,最终认可了原告区块链存证的方式,认定了侵权事实。

特别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是法院作出的“区块链电子证据保存完整性”审查部分。

为了说明使用区块链保存电子证据完整性方法的可靠性,法院对区块链技术进行了阐释:

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互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块与块首尾相连形成链,即为区块链。

若需要修改块内数据,则需要修改此区块之后所有区块的内容,并将区块链网络所有机构和公司备份的数据进行修改。

因此,区块链具有难以篡改、删除的特点,在确认诉争电子证据已保存至区块链后,其作为一种保持内容完整性的方法具有可靠性。

这是首次在法院判决中出现对区块链技术的阐释,结合上述多方面的审查,一个不复杂的小案件才成了备受关注的“全国首例”、“第一案”。

被遗忘的区块链存证“第一裁”

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效力被认定,其实好像上面这个案件并不是第一个。

2018年2月,即有报道称:

广州仲裁委基于“仲裁链”出具了业内首个裁决书,该“仲裁链”是由微众银行联合广州仲裁委、杭州亦笔科技三方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截止目前已经稳定运行5个多月。

这是业内基于FISCO BCOS区块链底层平台,推出的又一个区块链应用场景。这意味着区块链应用在司法领域的真正落地并完成价值验证。

当时,这则消息也在圈内,当然主要是链圈内引发了一波关注。

但是,这份裁决书全文不足150字,对法律效力的认定,只有“符合《中国电子签名法》的规定”“经合法存证,未被篡改”等简单表述,而对区块链是什么,以及审查认定此种新技术存证效力的具体逻辑推演则未有着墨。

虽然有熟悉网络仲裁的业内人士称,这样简短的裁决书在网络仲裁中很正常,但也正因为这样,“第一裁”并未引起法律圈的全面高度关注。

 

电子存证行业?

“第一案”都判了,是不是区块链存证从此便可席卷电子存证行业“称霸”了呢?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估计还很遥远。

区块链存证第一案落定,然后呢?

史宇航

“法院此次判决,看上去只是认可了区块链是一种比较可靠的加密算法,保存在链上的数据无法篡改,但这种功能和现在随便找一个电子存证机构进行时间戳认证,从效果上看其实没有任何区别。”《区块链:从数字货币到信用社会》一书的作者史宇航评价道。

时间戳是已经被电子存证行业广泛应用的技术,它是一个能表示一份数据在某个特定时间之前已经存在的、完整的、可验证的数据,通常是一个字符序列,唯一地标识某一刻的时间。

2008年深圳市龙岗区法院所审理的“利龙湖”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2008深龙法民初字第5558号),是我国首例在司法审判中应用时间戳的案件。其后十年,时间戳随着电子存证行业的发展获得了更广泛的应用。

“区块链最重要的特点是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数据存储,这个特点在判决书中没有体现,案件实际上还是通过一家中心化的第三方存证机构对证据进行了保存认证。”史宇航认为,将数据上传至区块链只是其加密特性的一种体现,但获得这种加密功能并不一定需要区块链,其他加密算法也可以做到

并且,本案因为案情相对简单,标的额也很小,被告并没有针对区块链存证方式提出足够的反驳意见,也可能是区块链存证被“顺利”认可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区块链存证从此就能全面取代其他电子存证方式。

严格按照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征来看,完成一次数据同步所需要的时间可能多达几个小时,该特征决定了其更适合用于对时间效率要求不高的存证需求,并不适合移动支付等场景。

而现在大多数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包括区块链存证所号称的“一秒上链”,其实可能上的或是只有有限节点(存储器)的“私链”或“联盟链”,或完成的是中心化机构的数值计算和存储,后续再上传到比特币区块链等“公链”。

“私链”的存证效力如何暂且不谈,区块链存证通过中心化存证机构完成,其过程是否可能出现影响效力认定的技术或程序瑕疵,“第一案”也似乎并没有完全回答。

有人就提出疑问,存证机构的股东和经营范围相对独立于原告,是否就能认为其具有“中立性”,以及一个以存证为营利手段的机构所进行的数据存证行为,如何认定其“中立性”也值得探讨。

利用谷歌开源程序进行取证、固证全过程被人为篡改的可能性较小,所以可以增强可信度,但这里也留下了关于开源程序实质审查和该次取证程序的公示和可视化的可能性的空间。

其实,只要存证行为分为了链下和链上两阶段,就存在“缝隙”。

所以,在判决书“取证手段可信度审查”部分我们看到的是:

……该电子证据来源可信度较高。……因此,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形下,本院认定保全网通过使用公开版谷歌开源程序对目标网页进行域名解析以生成、存储数据电文的方式具有可靠性。

本文来自今日头条,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