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深度

区块链创业者喜提上市公司,是福是祸?

2016年被区块链领域创业者收购的3家新三板公司,从收购前后公司的财务指标、经营状况以及被收购后的业务协同等方面分析发现,区块链领域创业者对公众公司的治理能力不容乐观。

火币收购香港上市公司桐成控股的消息终于在2018年8月29日坐实。当日晚间,桐成控股发布公告,李林控制的Huobi Universal Inc.和Huobi Capital与滕荣松控制的Trinity Gate完成对桐成控股的收购。

这是2018年以来,继姚勇杰掌舵的雄岸基金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SHIS LTD之后,又一家香港上市公司被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收购。

事实上,这并不是区块链领域创业者第一次觊觎上市公司,早在2016年,国内就发生过一次区块链领域创业者收购新三板的小高潮。

2016年被区块链领域创业者收购的3家新三板公司,从收购前后公司的财务指标、经营状况以及被收购后的业务协同等方面分析发现,区块链领域创业者对公众公司的治理能力不容乐观。

这些被收购的公司的命运要么几经易手后财务状况千疮百孔,要么变更主营业务后初见成效但持久性欠佳,要么看起来仅仅更像是为了收购而收购,收购后对公司不闻不问。

火币在上一次收购的新三板公司后来的经营状况极其糟糕,李林在名义上已经对其放弃。对于这次收购香港上市公司,我们不禁疑问,是否会如两年前一样重蹈覆辙?区块链创业者进军资本市场,究竟是放大原有业务还是会被资本市场反噬?

火币收购案:几多欢喜几多愁

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非常看好火币的这次收购,他对巴比特表示:

“数字资产既要利用好数字资产的交易市场也要用好传统的资本市场,既要利用境内的资本市场也要利用境外的资本市场。火币是从事数字资产交易的国际龙头企业,和境外的香港资本市场结合,会产生一系列的化学反应,为行业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也有专家对此表示疑虑,认为要分两面看。

“桐城控股本身市值偏低,对于收购这样一家公司来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象征意义在于,火币体系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在国内政策发生变化,市场依然较为低迷的当下,是一次很好的正面营销,给公司和行业也带来了很多信心。但从实际的情况来分析,这次收购只是股权层面的一次资本运作,火币集团数字货币业务是否能够装到上市公司,这个是需要打问号的,因为一旦装入上市公司,在目前香港的监管环境下,有可能会压力较大,被迫退市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肖磊在接受巴比特采访时表示:币欧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董事总经理陈刚认为,火币这次收购如果仅仅是为了借壳上市无可厚非,倘若因为政策原因借机洗白就是反去中心化区块链的信仰,他直言:这是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投降!

“国内的交易所选择借壳上市还是洗白?去年‘94’,曾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btcc因恐惧之心爆棚而贱卖给香港一家基金,一度消失再也没有卷土重来。火币若仅仅借壳上市,无可厚非,若是为洗白?那就尴尬了。洗白的实质是反去中心化区块链信仰!”

毋庸置疑的是,2018年,区块链企业终于迎来上市潮,嘉楠耘智、亿邦国际、比特大陆等矿机公司纷纷递交或者将要递交上市招股书。

而早在2016年,区块链领域创业者同样掀起一股收购潮。彼时,火币网创始人李林、元宝网创始人邓迪、OKCoin创始人徐明星三位早期区块链创业者先后收购了3家新三板公司。

一个行业发生收购或者上市行为,至少说明了行业已经走向成熟。与此同时,创业者的对公众公司的治理能力迎来挑战。

2年前的收购潮:区块链创业者向上市公司的第一击

通常来说,每一个创业者心中都有一个上市梦。这不仅是自己创业成绩的肯定,也是对员工和投资人的交代。

虽然区块链是号称是去中心化的,但这不意味着创业者会抛弃传统的资本市场。

在中国,资本市场有A股、港股和新三板。三者之中,需要明确指出的是挂牌新三板并不是上市,但却是成为公众公司的最易实现途径,自然而然成为区块链创业者们的第一个练兵场。

区块链创业者收购新三板公司1

据巴比特不完全统计,早期的区块链创业者们在2016年掀起一波新三板挂牌潮,火币网创始人李林打响第一枪。

2016年1月27日,般固科技出现异常交易,股票当日换手率超过10%,经核实李林当日以4.5元/股的价格购入般固科技80.3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2.33%。当年2月4日,李林再次以协议转让方式增持195.3万股,交易价格为2.05元/股,交易完成后占公司总股份升至42.34%,成为般固科技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当年2月19日,李林继续以1.65元/股的价格继续购入93.6万股般固科技,持股比例由 42.34%升至56.72%。

此次收购,李林共计花费了916万元。

赛亿智能于2010年7月在新三板挂牌,2016年3月28日,时任北京亚投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出元宝网)区块链技术服务部总经理的邓迪,首次出现在赛亿智能的权益变动公告中,持有赛亿智能309万股,占股15.44%。当年4月19日邓迪以做市转让的方式增持至25%,6月30日,邓迪以自有资金4000万元、2元/股的价格认购赛亿智能定向发行的股份,交易完成后邓迪持有赛亿智能55.56%(2500.1万股)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

从收购报告书中可以看到,在构成收购行为前,自2016年3月8日开始,邓迪以做市转让的方式分20笔交易买入赛亿智能,耗资1025万元,加上最后一笔定向增发认购,邓迪花费5025万元取得赛亿智能控制权。

华证联在2015年7月挂牌新三板,2016年12月20日,徐明星以现金751万元通过协议转让方式收购华证联300.6万股,收购完成后徐明星持有华证联54.66%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

2018年3月2日,徐明星以2.5元/股的价格继续增持296万股,股份从54.66%增加至70.52%。

从时间线上看,李林是最早动手的,具有引领作用。徐明星是最后一个,更像是跟随者,收购后未变更主营业务也未变更公司名称。

从操作手法看,李林和邓迪分批买入逐步获得控股权,徐明星一次性夺得控股权,出手更加阔绰。

从被收购公司业务看,和三人的主营业务几乎毫不相干,个别公司甚至是从事的极其传统的制造行业,如赛亿智能。

上述创业者收购新三板公司,被不少热心群众解读为监管层对数字货币的示好,或者猜测数字货币交易所以新三板为跳板实现上市。

区块链创业者收购新三板公司2

然而回头看这些年,我国政府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愈来愈严,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所全部被关停。至于借助新三板实现上市更是难上加难.

据巴比特不完全统计,自从2013年12月31日新三板全面开放至2018上半年,成功转到主板上市的公司只有35家,而目前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已经超过1.1万家。今年7月份,7家上会的新三板企业中仅有2家过会,IPO过会率仅有28.57%,创今年以来单月过会率新低。从近4年的IPO数量看,新三板转到主板IPO的数量占比更是微乎其微。

本文来自巴比特资讯,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