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回复
返回顶部
    1. 王峰五小时对话冯波:如果今天没有区块链,你会做什么?

      wanglin
      2020-10-09 16:22:47
        “看完我们之间的对话,你会更能理解,原来做区块链才是Peter Thiel讲的从零到一。”   

      王峰和冯波在深圳POW'ER 2020 DeFi创新者大会合影

      有人问我,“王峰十问”和那么多业界精英做过对话,怎么不和冯波也聊聊。
      过去我和冯波聊过很多次,不过大部分是在酒桌和工作餐上。冯波喜欢酒是出了名的,每次的红酒换着花样喝,所以我也不确定,终究我们是聊得尽兴,还是喝得尽兴了。
      冯波是中国第一代投资互联网技术与应用的人之一,他做VC的时候,有能力做VC甚至接触到VC的人还很少,估计中国早期的几代互联网创业者对他和策源资本的名字更为熟悉。今天的区块链创业者对Dragonfly Capital的印象开始逐渐深刻起来。看过冯波最近的投资组合,我曾说他是DeFi背后的人。
      1996年的一天,冯波从中关村三小附近王志东的办公室走出来后,说服同行的一众美国同事,决定投资四通利方(新浪网的前身);21年后的2017年,法国度假期间,冯波接到一个电话后当即飞赴哥本哈根,与Rune Christensen见面后,一杯咖啡的功夫,拍板决定投资MakerDAO。
      弹指一挥间,太多兴衰浮沉,世界的模样已经大变。冯波给我的名片也从策源资本换成了Dragonfly Capital。
      但是作为投资人,冯波有一样没有变,就是一直有很好的人缘。他帮过很多创业者,反过来这些创业者也在帮他。
      去年我出席他的Dragonfly Capital的LP闭门会时,我以一个朋友身份帮忙参与一个Panel,感受到了两点:一是不仅有Vitalik、、李林、徐明星这样的区块链企业家在会上,而且还有王兴、张涛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家,以及沈南鹏、闫焱这样的知名投资人都在会上,这些人大都是他的LP;二是会议议程安排得满满,冯波在会上从早忙到晚的状态,那种一丝不苟,和我在酒桌上看到的冯波几乎是两个人。冯波做起事情来极其认真。
      我明白,这是创业者冯波。
      去年秋天,我们一起去新加坡参加币安组织的一个峰会,夜行航班上,冯波对我说:“区块链是大航海时代,不要做港湾里的一条摆渡船,只是忙着来回摆渡。”
      这句话我听得进去的,我明白这是一位朋友的忠告。
      2007年,我从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的岗位离职创业,成立蓝港互动,专心做网络游戏,移动互联网大潮来临后,我们在手机游戏上一帆风顺,2014年底在香港IPO后,心态有两个变化,一是有信誓旦旦的情绪,二是有些寂静空虚的没落感。其实说白了就是有劲无处使,我尝试做了一些新项目,比如组织人手在深圳研发Android游戏主机,做AI音箱,中间也思考过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类产品,最终也没有找到感觉。直到我在2017年底下了决心进入区块链领域,这样的感觉才回来。
      人和环境的关系,其实是很微妙的。假定我们个体有能力做主动选择,人是可以选择自己所处的环境的,无论这个环境是冒险的还是舒适的,最终人被环境改变。一定意义上,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就是选择好时间和空间环境。所以,我还是相信时势造英雄的。
      在深圳POW‘ER 2020 DEFI 创新者大会上,我问冯波:
      为什么Dragonfly Capital不去投资AI和IOT,而专注于研究区块链?
      如果今天没有区块链,你会做什么?
      我想看完我们之间的对话,你会更能理解,原来做区块链才是Peter Thiel讲的从零到一。
      我们的对话,前半部分是在深圳的会上,台上气氛比较严肃;后半部分是在798的一位艺术家的工作室里,台下,乘点酒兴,话题也没有了边际。我挺喜欢冯波的另一句话:“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审美观决定的。”
      我请同事帮忙,将我们两次对话录音做了一些整理。

      以下为王峰与冯波5小时对话的内容精要:

      王峰:作为专业的机构投资者,你眼中的DeFi是什么样子?

      冯波:DeFi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DeFi的创新初衷在于,通过它能解决人类社会系统的若干问题,当然,还要有一批非常强悍和永不罢休的创业者们,能够把DeFi的基础不断完善;还要有一批“传教士”的布道者,不断把市场和用户规模壮大。

      我相信,20年以后,DeFi在经过不断革命和革新,市场体量要比现在大很多倍。现在DeFi也就十几万人参与,是一个非常小的实验。

      你可能无法测量巨人的身高,但可以看到巨人的脚步。DeFi的发展就像巨人前行的脚步,每一小步都让人感觉那么惊奇,而且DeFi还是处在学习走路的阶段,未来要走的路更长。

      王峰:如今DeFi的声音越来越大,流动性挖矿、总锁仓额(TVL)等等这些词,被媒体报道得越来越多。不过在我眼中,今天很多人对DeFi的理解还存在三大误区:

      第一,把DeFi等同于流动性挖矿,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导。我不认为流动性挖矿是促进DeFi发展的核心推力,流动性挖矿热潮的衰退与否,并不能判断DeFi成败。我们当然应该拥抱流动性挖矿,但用户需求、大量原生加密资产的诞生才是加速DeFi崛起的核心推力。

      第二,把DeFi看成是ICO。这就类似于在讲以太坊是割韭菜一样,很无聊,很无趣。

      第三,总锁仓额(TVL)排行榜可能会误导很多人。排行榜一公布出来,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排名靠前,但让我困惑的是,排名靠前就意味着你解决了更多实际问题吗?我们不应仅以TVL作为判断资产的唯一依据。

      王峰:如果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今DeFi已经进入到key application发展阶段,的 liquidity(流动性)越来越像互联网早期网络数据的traffic(流量)。对于DeFi的趋势,你觉得全球优秀的美元基金中,谁的sense已经到了?

      冯波:在DeFi这个市场中,传统VC是很难有大作为的。但也有优秀者,红杉的Neil Shen(沈南鹏)是Dragonfly Capital的LP投资人中,对DeFi研究最细致、最通透的。

      王峰:红杉中国在相应的赛道里有哪些投资布局吗?

      冯波:不太可能,因为目前在中国,大型VC机构实际主要在做capital deployment (资本利用效率化)的生意,也就是VC做的是PE的活儿,而PE做的是banker的活儿,天使投资做的是VC的活儿。

      这其中的投资逻辑就像造火车和造火箭一样,是完全不同的,你可以找任何一个商业奇才去造火车,去运营一条铁路线,但是你要造火箭,就必须找到火箭工程师。

      王峰:2017年前后,很多基金嗅到了区块链的味道,都在纷纷投资项目,红杉也曾经投资了Filecoin等项目,你觉得红杉的投资更多是因为当时的区块链那阵风潮?

      冯波:更多应该是风口效应吧。比如Filecoin所涉及的Decentralized Storage(分布式存储)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包括很多技术,我们可以开一天的会去做专题讨论。如果想对一个市场穷尽了解,你必须要充分研究它的发展理念和数理概念。

      王峰:说实话,即使我们要穷尽了解DeFi今天所有的生态,都不得不重新从blockchain的底层再抠一遍。

      冯波:在社交网络发展初期的2002年,我投的第一个社交网络项目是人人网,我觉得现在正在经历着同样的一次时代机遇,只不过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的服务概念与互联网服务不一样。有人跟我讲,移动互联网用户的ARPU值(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即每用户平均收入)大概是200块,而DeFi用户的ARPU值能达到50万。我觉得,互联网改变服务,区块链改变资产。

      王峰:赞同。去中心化已经逐渐成为区块链最大的共识基础,这一点已经体现在具体的金融应用上,诸如Uniswap这样去中心化的资产交换场景,正在打破中心化交易市场的旧格局。

      咱们再聊聊以太坊。DeFi的火热,让以太坊网络拥堵、手续费偏高、无法有效满足去中心化应用需求等等一系列问题日益突出。我看过Dragonfly Capital管理合伙人Haseeb Qureshi的一篇文章提到:今天的以太坊非常拥挤,甚至比ICO泡沫鼎盛时期还要拥挤;我们距离迎来以太坊2.0还有一段路程,而今天以太坊1.0这个小岛却已经人满为患了。

      你和你的团队觉得Vitalik带领的以太坊将来会走向怎样的一个行业位置?就像你如何看待一个创始者所创立的企业将会走向何方。

      冯波:如果选一个能够去驾驭或者引领某个去中心化社区的领袖,我觉得最好的人选会是Vitalik。

      我之前和Vitalik接触了很长时间,我觉得他就像游戏中的一个avatar(虚拟角色)跑到这个世界上来,他对人际之间的关系比较淡化,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就像神一样的存在。Vitalik只用了八个月就学会中文,我夸Vitalik说,你的中文说得不错,他说明年他的目标是用中文做演讲。

      冯波与Vitalik在Dragonfly Capital 2019加密峰会上的合影

      在我看来,现阶段区块链有两大方向,一个是围绕比特币的挖矿、交易等衍生产业,一个在以太坊链上的原生态,DeFi就是基于以太坊链上原生态而兴起和繁荣的。

      王峰:怎样做一个好的投资者?

      冯波:不论是看项目,还是看人,我有自己的一套“三要素”分析视角:审美观、知识结构和方法论。

      如果拿狙击手猎杀目标举例,审美观就像狙击手选择的攻击目标,它决定方向;知识结构是使用什么类型的武器,长枪、短枪、火枪,还是射箭;方法论则是瞄准和扣扳机的动作要领。

      在电影《一代宗师》里,宫羽田与叶问两位大师比武,宫羽田手拿一块面饼,请叶问来掰。宫羽田手里的这块饼,看似简单好掰,实际上对手一上手就知道无处发力。掰饼这种比武方式可以理解为审美观,是一个选择打不打,怎么打的问题;知识结构就是用气功,还是用八卦,也可以是拳击;方法论就是每个人的功夫水平。

      知识结构非常重要。它是需要花费多年训练出来的一种人类社会的主干技能,比如数学、篮球和钢琴,这三样东西就是不能吹牛的。

      过去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学历背景,有医学的,有英语的,有社会学的,但区块链领域的领袖创业者里,清一色是数学和理科背景。

      我见到沈南鹏的时候曾经对他说,自己一直在研究为什么他做投资能做那么好。其实,从审美观角度,我们永远可以找到最新、最狂野的想法,但对于像沈南鹏这样知识结构强的人来讲,即使晚一点发现有价值的审美观,也就是没那么早瞄准方向,这都没关系,因为一旦被他们瞄准上,就会像精确制导导弹一样,锁住目标并不断发射。

      每个人有不同的重点,有的人是审美,有的是方法论,有的人是知识结构。这三个维度中,擅长两个的都是能人。

      王峰:Dragonfly Capital的布局,从最早期投资加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开始,到如今全面布局DeFi和CeFi赛道。与你同时代的很多投资人看到了区块链的趋势,但并没有选择区块链,很多选择了AI和IOT,促使你对投资区块链下定决心的原因是什么?

      冯波:做投资人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赚钱,另外一种是寻找人类社会商业的边际。我就属于第二种探险式的投资人,驱动的基因来自对精神和哲学层面的探索。比如,我最关注的是人类社会的下一个big thing是什么?

      2014年我做VC退休以后,我就在思考人类社会的未来可能有三个重要的方向,第一是生物医药,第二是AI,第三是区块链。但我不是经过医药专业训练的专家,看不太懂他们做什么;AI只是一个更强大的工具,最后还是那些像谷歌一样更中心化的大公司会使用得更好;而区块链代表了一个改变社会、改变整个技术平台和人类交往模式的新思想,可能比较适合我,自己那时就开始做区块链方面的探索。

      对于区块链世界来讲,它的审美观在于这是一个极致自由和高效的市场,不管是,还是各种极客和黑客们,对于自己的项目他们都没办法完全控制。

      从知识结构上看,区块链世界是基于数学基础上的去中心化治理模式,在数学面前人人平等,这和人工智能有很大区别,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出现AI巨头拥有垄断力量的问题,而区块链治理的目标则是让社会更加公平、高效、透明。

      王峰:为什么当年在国内迅速成立的一批所谓Token found以及后来专注于加密资产领域的基金,今天来看,做的不错者寥寥?

      冯波:我觉得是审美观差异导致的结果。

      投资和投机有区别,投资和参与也有区别。投机最重要的一点是卖出去的timing,不管买进去的价格是高还是低,逃的快就叫投机。我们不是投机商,从来没考虑过买卖时机。

      Dragonfly也不做金融或者财务投资,我们看重的是社区、产业以及20年后的趋势,这是我们的投资方法论。从投资角度看,我觉得全世界最难的不是生意本身,而是其中的几个关键人物。

      王峰:如果当时没有选择区块链,你会做什么?

      冯波:骑自行车。

      冯波在海拔4696米的兔儿山骑行

      王峰:区块链世界一年半发生的事情可能抵得上互联网过去15年干的事。前两年一讲到区块链的发展阶段,很多人就提及1994年前后的互联网,但到了今年,似乎没人这么说了。

      冯波:如今的区块链世界,可能和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差不多。如果那时的你碰到第一批的eBay用户,他会告诉你,自己能在网上买东西,可以网上付钱、线下送货,你一定会说这太crazy了,怎么能相信网上买的东西呢?而到了2020年,如果你在线下买东西,很多人会说你疯了,因为线下不好货比三家,没有评级,可能退货都是麻烦事。

      2005年时,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来找我时说,未来所有的饭店都可以从网上点餐,这在当时根本没什么人相信。最早期我们投互联网公司时,第一个建议就是你要让用户把首页在10秒钟内下载下来。

      从互联网的发展历程看,它逐渐解决了网络性能、流量等不少的结构瓶颈,区块链的发展也会是类似的路线。未来,以太坊也一定会逐步解决自身发展的系列问题。

      你一定要相信区块链行业不断成长的趋势,就像互联网曾经度过的那段美妙成长旅程一样。

      王峰:在我看来,互联网不是技术革命,而是信息革命,光讲技术这个词很空词。而区块链不是信息革命,也不是基于信息革命之上的互联网革命,重构了金融底层。你如何看待互联网与区块链二者的关系?

      冯波:区块链和互联网的背后实质上都是计算机技术。但二者截然不同。在我看来,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区别,就好比铁路运输与航空的区别。

      做互联网公司像开火车,开动之后可以一节一节地加车厢,实在不行还可以修一修,甚至换个火车头接着开,像腾讯这列火车这么多年来就在一直向前开。如果你在火车轨道上,只需要沿着轨道不断加油就可以。至于火车方向,其实是个不断寻找的过程,今天可以做搜索服务,明天可以做房地产服务,过几天还可以做新闻服务。

      而做是发射火箭,你必须做好全部准备工作再发射,而且点火之后就再也修不了。就像比特币,网络上线之后它还能修改吗?而且火箭的运行轨道,能飞多远,能飞多久,都是精确测量过的,没有扎实的数学基础一定做不到。所以在区块链世界里,报废的火箭很多,空心火箭就更多了。

      王峰:做区块链并不简单,不是靠一个聪明的理工男复制一个国外模式搬到中国就能成功。

      我的理解,互联网遇到区块链,真的有点像牛顿遇到量子力学,因为你发现无论用三大定律,还是牛顿早期的经典天体学都解释不清楚,因为那都是基于原有几何半径的角度去理解考。区块链下一个阶段的变化,有点像外太空的感觉,因为它并不在原有轨道上思考,比如DeFi,无锁仓,无预挖,无Pre-IPO。

      你说做区块链像发射火箭,的确很容易失败,但一旦对了,就能飞到外太空,这比地球上跑的最快的火车还快,二者的量能是无法相比的。

      冯波:对,区块链就是互联网之外的一个平行世界。

      王峰:如果让你列出互联网和区块链所有应用中最牛的TOP 10,你会怎么选?

      冯波:第一名,比特币。比特币是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中诞生的一件完美作品,它是全球首创的抗通缩、抗扣押的全球化货币,活跃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在新冠肺炎疫情后,世界将经历去全球化。人们将需要一种新的资产,能够抵御中央银行导致的通货膨胀。

      比特币已有十几年的历史。对于数字原著人群而言,比特币比黄金更自然。黄金主要有两个用途,一是价值存储,二是避险。在时代,黄金的意义其实并不大,如果将来大众都能意识到这一点,进而像把所有的信息通讯都转移到微信一样,把资产数字化之后转移到比特币网络,那时的比特币市值可能会达到50万亿美元。

      从比特币的设计理念和带给人类社会的创新变革意义看,Google搜索引擎也没它牛。美团王兴也曾经说,比特币的想法太牛逼了!是注定要载入人类文明历史的那种牛逼。

      第二名,以太坊。肯定不是阿里巴巴,也不会是腾讯。区块链始于 "数字黄金 ",而现在它已开始在公链上重建整个金融体系。如今,世界上任何人只需一部手机就能进入这个数字金融栈:储蓄账户、担保贷款、合成资产。

      如果说比特币具有一定的金属属性,那以太坊更多的是具备经济属性,就像美元、石油一样。至于以太坊经济体能有多大规模,还要取决于以太坊自身和生态的发展。

      第二名之后,才是像谷歌、微软等等与计算能力、互联网应用相关的公司。Steven Jobs的苹果公司可能都排不进前五。再比如PayPal,早期曾经想做一家类比特币理念的公司,后来做成了纯粹的互联网公司,至于PayPal能排第几名,我想不出来。

      艺术家刘韡的油画作品

      王峰:刘韡老师的这幅抽象艺术作品给我了一些启发,如果我们去展望未来的世界,或者去回溯过去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历史拉得越长,刻度越来越粗,如果保留粗线条,去掉细线条,可能看不见QQ,但是一定看得见比特币。

      王峰:在你过去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项目中,最让你意想不到的成功和最让你意想不到的失败是谁?

      冯波:我觉得分别是大众点评和凡客吧。

      王峰:在传统互联网赛道里, IDG也好,红杉也好,经纬也好,他们在每个时期都抓住了一个聚焦点上,IDG早期做了古典互联网,红杉是电商,经纬在移动互联网。但在目前的区块链投资领域,我的感觉是他们好像都有点迷失。

      冯波:对于像红杉这样的传统互联网投资巨头来说,如果做投资需要算三个未知数,在所有未知数都算不出来的时候,他们会一直算;当解出一个未知数时,还在算;当只剩一个未知数时,他们不算了,直接下注,多少钱都愿意砸,在各个赛道里到处播种,所以一旦对了他是最大赢家,别人根本就没有机会。

      王峰:这本质不是美学,而是数学。

      冯波:是的。

      王峰:在互联网时代,有数学专业背景的创业者鲜有成功的,我在中国很少见过一个数学系毕业的人能把互联网业务做大。今天的区块链创业者中,我发现很多学经济和金融的人数学底子很好。

      爱因斯坦曾说过:“大千世界的不解之谜,是一切皆可解性。”现在区块链的存在是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上,过去我们读书时谈可解还是无解,如今几天就开始谈computable(可计算)了。

      冯波:你如果不懂数学,你和区块链的很多创业者们基本没法交流。

      王峰:如今的区块链创业者和20年前我们看到的一浪一浪的互联网早期创业者,他们身上的特质有哪些共同之处?

      冯波:有很类似的特征,但是互联网的创业者是可以没有任何技术背景的,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创业者肯定是技术出身。

      王峰:我发现,所有伟大的创业者和伟大的风险投资人,骨子里都是乐观主义。虽然现实很惨,压力很大,但一定是从里对未来报以乐观,否则没法儿做。

      冯波:现在区块链都是全世界风险偏好最强烈的人在参与,他们是世界上创造性最强的人。

      王峰:这是个风险收益层层递进的法则,拥抱可确定性和规避风险,收益也会降低,反之亦然。而今天的区块链正在热切地、高倍地期待拥抱风险。

      冯波: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再做互联网投资了吗?是因为越来越多对风险规避的人进来了。比如,以前的PE从来不投互联网领域,现在基本所有的PE都来做。当越来越多风险规避性的人进入到一个行业的时候,说明这个行业成长空间比较有限了。

      市场市值增长与互联网公司增长指数的对比

      在我们看来,加密货币将是互联网演变的下半场。

      20年前,加密货币不可被创造,但今天的世界正在发生变化,随着去中心化计算到来、电商的普及、宽带的指数型增长与移动端应用的普及等重要科技趋势的变化,以及前所未有的银行量化宽松、由美国主导向多端化世界转变、收入不平等、全球商业和工作线上化等经济宏观形势的变化,加密货币市场有望迎来新一轮的飞跃发展。

      王峰:可能很多人不了解沙盒游戏,过去我们看到的游戏往往是设定好职业、设定好地图、设定好探索路径的,但是沙盒游戏不一样,它是完全开放的,游戏中的地图、场景,以及角色特质都可以被你再重构。在区块链这么小小的试验田里,很多人居然抱有那么大的梦想,他思考问题的方法、底层的逻辑从哪里来,可能和个人格局有一定的关系,我姑且把他们称为“大航海家”。如沙盒游戏般的区块链世界里,装着多少大航海家们的梦想。

      如果从投资人的角度,你如何看待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或者把问题收敛一点,你认为全球最好的三个区块链创业者是谁?

      冯波:区块链世界没有国界,我们都是另外一个维度的公民。如果不谈中本聪、Vitalik这些所谓“老一代”的人物,我认为当下区块链领域比较重要的三位实干家分别是:MakerDAO创始人Rune Christensen、Compound创始人Robert Leshner、NEAR创始人Illia Polosukhin。

      Rune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思想家,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传教士;Robert则是非常实干的创业者,他具备传教士的特质;Illia非常开放,具有合作心态。

      至于他们三个未来20年以后能不能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代表的这一类人总会成功。

      王峰:他们当中,你个人最喜欢谁?

      冯波:Rune。我一般会问创业者一个共同的问题:当你有怀疑、有疑问的时候,你会想到哪家公司,它的运营方式可能会给你一些启发?Rune的答案是基督教的耶稣。

      他的解释是,罗马帝国之所以接受把基督教定成自己的国教,因为基督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就是鼓励分享,甚至把自己拥有的一半财富散财去帮助其他人,这应该是全世界最普世的价值观之一,罗马帝国可能就借此进扩张领土和巩固统治。

      我听过有的创始人讲Google,有的讲毛泽东,但我从没有听说过有人讲耶稣。我觉得Rune提到的“普世”这两个字对我的吸引力是无穷的。这就是Rune的审美观,他其实关注到的是类基督教式的商业模式。

      王峰:Rune去年来我们公司时,我问他能不能做DeFi方向?他说你可以找一个合适的链上开发用户啊,感觉他判断以太坊生态里的借贷协议江湖秩序已经定了。当时,他的精力集中在稳定币DAI上,已经有点瞄着Tether的意思了。

      冯波:Compound是我们天使轮投资的项目。它是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借贷协议。Compound创始人Robert Leshner当时对我讲Compound要做decentralized bank(去中心化银行),我就问他怎么去找资金池,怎么去解决市场流动性问题,怎么去匹配放贷人和借款人的需求。

      王峰:对于你这个互联网投资的老兵来讲,当时听得懂他到底在说什么吗?

      冯波:完全不懂。

      王峰:当时为什么要投他?

      冯波:逻辑很简单,因为Compound要做的事情让我想起了互联网最早期阿里巴巴和eBay他们做的事。那时候我还没有成立基金,我就自己投了5万美金,而Compound当时估值只有50万美金。如今,Compound已有超过10亿美金的资管规模和将近10亿美金的贷款体量,作为流动性挖矿模式的先驱者,被市场多家DeFi团队所模仿。

      UMA的联合创始人Allison Lu和Hart Lambur也很牛。Allison是个女生,在中国出生,6岁就去了加拿大,父母都是数学教授,后来考入顶尖大学,毕业后在高盛从事高频交易多年,之后选择创业发起了UMA;Hart也有多年的传统金融市场从业经验,而且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像Allison和Hart这些创业者们的知识结构太美了,就是区块链未来所需要的。果然,在我们投资UMA后,项目估值到现在已经涨了200倍。

      还有NEAR,它的目标是成为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类似 AWS 平台在云计算领域的地位。NEAR创始团队成员中有三个人是世界数学奥林匹克冠军。我有段时间每天跟他们混一起,他们经常会嫌你脑子慢,我就觉得自己怎么那么笨,天天觉得自己无比笨。

      王峰:但你有个优势,一见到他们就谈美学。我记得去年去赛富资本闫焱的办公室,他和我说徐小平老师投资AI不错的原因,情商高也能成大事。

      冯波:区块链就像造火箭,是需要知识结构的,不是来自忽悠。很多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总在忽悠,把别人的东西抄过来,比如,别人做个旅游网站,我也做个旅游网站;别人做个购物网站,我也做个购物网站。

      区块链项目都开源,其实更好抄,代码一拷贝就行了,但核心问题在于,抄完的代码怎么用,就像造火箭时你拿着门板却不知道该装在哪儿。

      王峰:Dragonfly Capital二期基金规划中,采取的是“3年期限+2年存续期”结构,既然讲区块链发展是超时空火箭般的速度,为什么二期基金却用传统基金5年多的管理期限来做规划?

      冯波:因为6到8年是一个行业的成熟期,我们不希望用自己资本运作的行为来影响行业的成长。我们的发展依托于行业的成长,我们要帮助推动行业进步的开拓者和贡献者们。

      Dragonfly Capital二期基金规划中,我们将主要聚焦以下几个投资方向:

      第一,去中心化金融。区块链在金融行业的角色将和互联网对其他行业的作用⼀一样:消除中间商,降低交易成本。第二,中心化金融。主要金融服务公司的加密原生版本正在继续发展。我们正努力寻找下一代加密银行。第三,去中心化前沿应用。下一代协议支持的新颖产品,例如游戏,交易市场,以及当前应用的隐私保护版本等等。

      王峰:我的理解是,即使你遵循了传统基金的管理timing和计算方式,但你认为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回报与互联网不一样,因为一个是火箭速度,一个是高铁速度。

      冯波:当然,没有人能预测未来,虽然我们投资了MakerDAO、Compound等等项目,但在下个十年里,我们会继续在行业中去发掘下一个以太坊,或者下一个大的行业热点。毕竟,你需要在行业演变过程中,不断地去学习、研究和尝试。

      王峰:如果从互联网的经验来看,过去中国互联网企业靠复制、靠优化迭代的方式,在区块链的世界里还有没有机会?

      冯波:我觉得提供中心化的服务,都是中国人的市场。

      王峰:比如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冯波:对。很多中国的区块链创业者经历过O2O(编者注:O2O,即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将线下的商务机会与互联网结合的模式)竞争的洗礼,这批人都是从世界上最高效率、最高强度的竞争市场中走过来的,他们都很不简单。

      王峰与徐明星、李林及Arthur Hayes在Dragonfly Capital 2019加密峰会现场对话

      王峰:国内的基金中,不管是在互联网,在传统科技,还是在区块链领域,发起人是中国人,但起步时就想做全球化品牌的基金有谁?

      冯波:中国的互联网有比较强的地域性和文化性的保护,而区块链是一个平行世界,没有国别。

      Dragonfly Capital是立足全球、深度聚焦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资产风投机构,和Andreessen Horowitz (a16z)、Paradigm、Polychain Capital等都处在区块链这个平行世界中。但是,其他几家机构完全没有中国背景,只有我们一家有中国背景。我们希望搭建连接东西方的桥梁,并倡导所有加密创业团队树立全球志向。

      Dragonfly Capital的中文名是蜻蜓资本,当时琢磨起名字的时候,有一天我儿子让我教他背古诗,提到宋代诗人杨万里《小池》中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我一下觉得蜻蜓是个好名字,蜻蜓立在刚刚浮出水面的荷叶之上的形象浮于眼前,像极了我们要在加密市场做前沿布局的策略定位,Dragonfly的名字就这样定下来了。

      我曾读过一位到访波斯帝国的希腊哲学家对波斯印象的描述:波斯的统治地位,如同一道清晨的薄雾,淡淡地笼罩着整个帝国,似乎在那里,又似乎不在那里,让你感觉忽隐忽现,但波斯当时有全世界最好的路和马车,中央下达的命令可迅速传往帝国的每一个角落。

      Dragonfly要做的事情,就是笼罩整个区块链的早期市场,我们已经投资了MakerDAO、Compound、UMA等很多项目,不过它们大多是两年前投的,下一代的项目还没对外发布。

      对我而言,自己做区块链投资,并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发展,其实是为了支持我们未来在区块链世界的“空间站”,帮助更多火箭般发展的区块链项目成长。

      王峰:你觉得Dragonfly Capital合伙人中,除你以外,对区块链最有感觉的是谁?

      冯波:管理合伙人Haseeb Qureshi原来做公链开发,他现在更像是团队里的控球后卫;Tom Schmidt曾经担任0x协议的高级副总裁,是DeFi领域的先锋;Kevin Hu 专注于CeFi赛道和其他创新类投资等等。我们的合伙人团队拥有谷歌、Facebook、苹果等全球一线科技企业的工作经历和数学、计算机科学、经济学等学科功底,深入研究数字代币经济学、博弈论设计和技术架构等前沿领域。

      Dragonfly Capital 投资团队成员简介

      王峰:我的总体感觉是,了解公链的人更像产业的architector,能够打通整个产业知识结构,但不拘泥于细节;而了解DeFi的人是在金融场景的应用层找到了感觉,所以学金融知识背景的人会有优势,比如合约、期权、期货、衍生品、合成物等等。如果你原来没有在金融行业,你就吃大亏了,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

      冯波:为什么我每天那么早起床,每天都在争分夺秒地赶?就是想让我的这些年轻合伙人们有更多的子弹,因为他们要去发现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王峰:我的观察,目前主流投资机构在选择区块链投资方向上,基本上呈现出三大赛道:基础设施、DeFi和数字资产交易相关业务。投资区块链基础设施的难度在于,标的不多,而且可能只有2到3家成功者;投资应用层的难度在于,标的太多,繁花似锦挑花了眼,但很少有项目能够长得足够大。作为Dragonfly创始合伙人,基于你们的分析,在以上三大赛道上,哪一条可能最早开花结果?此外,你们是否看到了三大赛道之外的新赛道?

      在移动互联网时期的底层操作系统大战中,iOS、Android和WinCE以及一众竞争对手曾经打得热火朝天,但最后,只剩下推崇开放的Android和追求极致的iOS;区块链的底层基础设施大战中,以太坊生态日渐成熟,波卡生态、IPFS生态正在兴起,预计会有5-10家同场竞争,未来它们中也会只剩下两三家吗?

      冯波:我们一路走来都是如履薄冰,像走钢丝绳,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极度保持自己的审美,保持自己对新事物的不断热爱。

      总体来看,我们一期基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有三个标准:

      第一,能解决人类最多问题的去中心化项目。比如,比特币从诞生之日起,就定位于一种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要解决的是全人类遇到的共性问题。

      第二,能解决大多数用户问题的去中心化项目。比如DeFi。如今,人类社会的去中心化运动正在蓬勃兴起,区块链技术正在重新定义越来越多中心化世界里的事物:比特币,去中心化的黄金;以太坊,去中心化操作系统;MakerDAO,去中心化货币;Compound,去中心化的银行等等。

      Dragonfly Capital一期基金投资组合

      DeFi是我们目前投资组合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认为DeFi是下一个Big Thing。

      MakerDAO是我们投资过的第一个DeFi项目,它是基于以太坊构建的DeFi应用程序,使全球各地用户都可以进行加密贷款并创建稳定币DAI,锁定资产超过15亿美元。DAI 目前是规模最大、最活跃的去中心化稳定币。

      当时我在法国巴黎陪家人度假,我的合伙人发消息说联系到了MakerDAO创始人Rune Christensen约我见面。我立刻取消了所有度假安排,凌晨4点半赶到巴黎机场,当天飞到丹麦哥本哈根,请Rune喝咖啡聊项目,然后当天又飞回巴黎,再飞回中国。说真的,这是我经历过最累的一天。

      去年,我和Rune花了一个月时间在全中国跑,每天能跟他聊12个小时。你越聊越会发现,MakerDAO要做的事情和马云创业早期描绘的未来互联网一模一样。你必须相信,人类社会的运行一定会追求更高的效率。

      在我心里,投资MakerDAO就是投资未来的阿里巴巴。我和很多人讲,我是地球上唯一在项目创业最早期阶段就见过马云且见过Rune的人。

      再比如我们投资的Dune Analytics,可以查询到很多DeFi的相关信息。它的商业模式实质上是Wikipedia + Alexa,每个人可以到Dune Analytics上传自己的数据。

      Dragonfly Capital一期基金投资亮点

      Dragonfly Capital依靠专业知识和优秀声誉,使我们成为DeFi创业团队的首选基金。Compound创始人Robert Leshner就曾说:“Dragonfly是DeFi真正的领导者,我强烈推荐他们给任何寻求资金或建议的团队。”MakerDAO创始人Rune也表示:“从早期开始, Dragonfly团队就一直是DeFi的推动者。我对他们充满了敬意,我向其他DeFi创业者推荐他们。”

      此外,能在当下通过中心化思维,解决很多区块链服务问题的项目,也是门好生意。比如CeFi。

      王峰:三年前,我选择进入区块链,是靠直觉,而今天的我依然看好区块链,是靠逻辑。不过有时候你发现一个人的直觉往往会跟逻辑突然就并轨了。

      基于未来的产业思考,去中心化思想比去中心技术更为深入人心。我们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心化,不只是P2P技术和不断进步的Hash散列算法。今天越是坚持去中心化思想的公司,最终走的越远。这一点,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在你心中,对区块链的未来有怎样的憧憬?

      冯波:加密技术将是未来30年金融领域最具颠覆性的创新。我们的使命从第一天起是就与最具创新性的全球加密项目合作。

      今天DeFi所取得的发展固然新奇和令人震撼,但更加有意义的事,是区块链技术推动了一种新的公司结构和股权意识快速形成,初创项目可以先做IPO, 然后再开始由社区文化和利益绑定的运营模式。这是人类社会在最短时间内创造出非线性增长的治理和业务模式,相比股权要高效和自由,当然其中风险也很多。

      以YFI为例,它是一个具有自动调仓功能的平台聚合协议,没有CEO,没有管理层,采用无私募、无预挖、无团队份额的Token分发模型,一下子点燃了社区对于公平的渴求,其市值从0到8亿美金仅仅用了40 天时间。在我看来,YFI是真正具有颠覆性的区块链创新项目。

      未来的世界中一定不会是BTC 和 ETH 是最大的资产,一定是其他的公链。而且在未来需要解决迎接20亿用户上来做应用的问题,需要强大的基础建设。

      从我的审美观来看,非常狂野地向往未来。过去的25年中,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堪称奇迹,涌现出门户、搜索、游戏、社交、电商、团购、共享等新兴的商业模式,培育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京东、美团等市值超过千亿、百亿美金级别的互联网企业。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人类社会正在区块链上建立一个新的文明,当下一个区块链时代到来时,格局或将重新面临洗牌。在未来的25年,我们会打开一幅幅区块链的画卷,看见一个个崭新的世界。

      我希望Dragonfly能为这些年轻的区块链创业者们做好服务,帮他们融好资,打开新的平台资源,让大家能够感受到在Dragonfly Capital中有无限的自由,能够追逐未来最牛的方向,去改变世界。

      王峰:说说今年以来你觉得最有趣的三件事是什么?要和区块链相关的,可以谈谈Dragonfly Capital,也可以顺便聊聊生活上的变化和思考。

      冯波:今年我觉得第一件有趣的事,是央行发行DECP数字货币的脚步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在疫情重创经济的情况下,资产变得越来越贵,我原以为很多公司都快倒闭了,结果它们股价反而创了新高。

      第二件事,我觉得DeFi是一件很伟大的事,因为DeFi就像从前的电子商务一样,它代表的其实是一种方法论、一种思想、一种工具,电子商务在过去20年改变了全世界人们的购物方式,20年后DeFi将会成为人类金融体系的重要基础。

      第三件事,我们每个人对自由更加向往。在疫情中,为了人身安全,每个人都不得不接受各种各样设备和技术的监管,让我们暂时放下了对自由的崇尚和尊重。

      王峰和冯波在深圳POW'ER 2020 DeFi创新者大会现场

      王峰:今年以来,我们主要有三件事情的变化。第一是火星财经的logo升级为火星区块链,我们的业务范畴向To C的解决方案上又前进了一步,不止做区块资讯服务方面的连接,而且在用户端做连接。

      今年初,我们发布火星云矿一站式算力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与BTC、ETH、Filecoin相关的技术服务,并在8月份整合了由火星投研团队负责的「DeFi矿池」,火星云矿的slogan由原来的“一站式挖矿服务”变成“一切从挖矿开始”。我希望今年内让火星云矿站稳脚跟。

      第二是我们将面向用户提供DeFi相关借贷、抵押等服务。我觉得,如果把挖矿理解为央行,借贷其实是商业银行,用户有实打实的需求。我们内部正在进行节点的部署,希望能参与到DeFi实际应用解决方案中去。

      第三件事是我现在还没做,还在规划中。就是如何把今天的中心化或者封闭化的组织变成一个开放性的组织,让用户参与我们的生态中来。DAO是去边界化的东西,我们应该会尝试。

      附:冯波出给王峰的一份「普鲁斯特问卷」

      冯波:如果让你在人类文明发展历程中选一个人,把他的头像挂在你办公室,你会选谁?

      王峰:我过去认为是毛泽东,但现在我认为是悉达多·乔达摩(释迦牟尼)。

      冯波:如果让你抛开一切,现在去做一件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你会做什么?

      王峰:做导演拍电影。别以为我开玩笑,我曾经当真地找周星驰聊过。

      冯波:回顾自己过去经历,如果可以像基因剪辑一样,减掉其中几段经历,你会减掉哪年?

      王峰:做中学数学教员6年的时间太长,3年就够;在金山软件工作了10年,5年就够了;带领蓝港互动香港上市IPO的当年,也许就应该把业务交给合伙人去管理了,又浪费了3年。

      冯波:如果把你放到一个孤岛上住两年,邀请一个人,带一本书,你会邀请谁,带哪本书?

      王峰:赫尔曼·黑塞,带上他的两三本书到那个岛上。

      冯波:如果让你选一件人类艺术品来代表你的存在,你选什么?

      王峰:早期更喜欢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的作品,现在渐渐更能理解毕加索的作品。

      冯波:如果用某部小说中的一个人物来代表你,你选谁?

      王峰:我愿意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

      冯波:如果选择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作为你的挚爱,你选谁?

      王峰:如果是小说的话,没有一个异性让我心里真的惦记。

      冯波:如果你今天要拍一个自传的话,你会选谁扮演你?

      王峰:肯定不能选黄渤吧(笑)。

      冯波:如果让你把所有的财富投入到一个资产当中去,你会选择什么资产?

      王峰:收藏早期古典音乐家的经典乐谱。

      冯波:如果现在让你参加一个抽象的组织,你会参加什么组织?

      王峰:可能是向太空发展的一个新的协会。

      冯波:在你人生经历中,对你精神世界影响最大的一个思想家是谁?

      王峰:亚里士多德。他在早期没有实验物理,没有计算物理的时候,就敢于大胆的假设。

      冯波:如果让你去自己孩子就读的学校讲一堂课,谈一位对人类发展做出贡献的历史人物,你会选择谁?

      王峰:史蒂夫·乔布斯。

      冯波:你认为影响中国的最重要的三个人物谁是?

      王峰:毛泽东、孔子、李世民。

      冯波:你认为影响世界的最重要的三个人物谁是?

      王峰:欧几里得、耶稣、牛顿。

      冯波:到2220年的时候,你觉得中国会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家?

      王峰:实话讲我不知道。

      THE END
      点赞(156)
      收藏(0)
      分享此文章
      标签:
      本文为原创文章,作者:wanglin,如若转载,在文章标题后注明 “文章来源:FN (Fintech News)|FN.com”,网址 :http://www.fn.com/news/145318.html 若违规转载,FN资讯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跟帖

0

参与

0

发表评论
  • 暂无评论~
资讯
韩国人气项目ZONCOIN提前进入全球市场,首站中国
财团表示计划通过ZET ON Life的优质服务为投资者打造几乎无风险的投资生态系统。
wanglin

2020-10-29 10:22:06
资讯
Findora上海区块链周「PRIVACY STORM • 隐私计算之夜」火爆落幕
同时,Findora 的测试网已上线,主网预计最快今年底上线。
wanglin

2020-10-28 17:15:52
资讯
BitMart「繁星之夜」圆满落幕,品牌升级「Amplio Capital 」亮相
2020 年 10 月 27 日,由 BitMart 主办,Cabin VC、Amplio Capi...
wanglin

2020-10-28 17:02:53
资讯
CVT品牌全新升级 依托创新技术赋能智慧城市
CyberVein将继续从技术和商业两个层面出发,用新技术、新理念对数据经济形态进行整合,满足智慧城...
wanglin

2020-10-28 16:52:14
资讯
区块链如何掘金万亿社交电商行业?
区块链如何在社交电商业务生态里解决问题,又能带来多大的增益?
wanglin

2020-10-28 15: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