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ICO死亡是市场导向,与监管无关

如果说空气币的出现充分说明了币圈的浮躁和急功近利,那么ICO一旦被传销组织所利用,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ICO死亡是市场导向,与监管无关

”即使没有监管,ICO也搞不下去了。”9月5日,区块链业内资深投资者李文向金色财经分析说。此时恰逢2017年9月4日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一周年之际。

“ICO(模式)已死,因为这种模式根本不合理。”他进一步分析说:“一个项目还在创意阶段,甚至连团队都没有成行就开始发币、ICO,这其实是把IPO提前了。大家都知道股市有风险,那么这种提前的IPO,变相的IPO,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

根据ICO Rating今年8月发布的报告,在今年第2季度,市场上共出现827个ICO项目,筹资总额达83.6亿美元,较上季度的33.3亿增长了151%,其中仅EOS上市就筹集了42亿美元的资金。

但是,有50%项目筹集的资金不到10万美元,且只有7%能在交易所上市,55%未能完成众筹。而在6月份,ICO项目成功数量更是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画饼充饥 ICO最终沦为空气币的盛筵

“起初,很多ICO项目是一级市场割二级市场(韭菜),后来是私募割公募,现在呢?”李文痛斥着币圈的“食物链”:“某些大V为项目站台,最后连人设都没了。”

在资本市场,一家企业从准备IPO到IPO上市,乃至在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之后,从主营业务到信息披露、再到股本结构都要接受严格的监管。

而在ICO过程中,这些监管都不存在了,可是项目方照样实现了资金募集,这似乎是一场资本方和投资者的“盛筵”。

然而,事实证明,它最终不可避免地沦为了空气币的盛筵。

关于“空气币”,在腾讯此前发布的《2018上半年区块链安全报告》中,是这样阐述的——“至今,全球出现过的数字加密货币已超过1600种,是地球上国家总数的8倍多。这1600多种数字虚拟币中,存在大量空气币,被认为一文不值。但这1600多种数字虚拟币,在高峰时期,却撑起了6000亿美元的市值。”

报告中还总结说:“空气币在全球范围内满天飞,群雄四起的ICO机构功不可没。”

在最疯狂的时候,一些ICO项目可能连一个成熟的团队都没有,仅仅因为一个理念就能募资几亿元。

设计项目、发布白皮书、圈内大佬站台、私募或众筹或代投、交易平台上币……币圈俨然早已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套路。

发个白皮书就可能募集近千万元的现象,以及“百倍币”、“千倍币”的传说,使得炒币行为在中国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大众的资金狂欢。

借尸还魂 传销组织粉墨登场

如果说空气币的出现充分说明了币圈的浮躁和急功近利,那么ICO一旦被传销组织所利用,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2016年4月,“恒星币”数字货币网络交易平台以经营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挖矿机”,通过购买的“挖矿机”生产“恒星币”赚取利益,并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返利,引诱参与者通过“恒星币”交易平台继续发展他人参与。

后经法院审理,被告人刘某甲的层级为22级,下线人数为531人,下线为层级13级;被告人郑某甲的层级为23级,下线人数为437人,下线层级为12级。

公诉机关认为,两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应追究两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在很多三、四线城市,区块链早就和传销搞在了一起,很多非法集资都是打着区块链或者ICO的名义。”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徐冬说。

2018年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其中指出,一些不法分子炒作区块链概念,并以“金融创新”、“区块链”等为噱头,通过发行“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进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侵害公众合法权益。

2018年8月30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了《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ICO”及其变种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提醒社会公众提高风险意识,防范相关违法犯罪行为。

“很多所谓的区块链项目承诺投资回报可以达到10倍、甚至百倍。而我们这些真正搞区块链的还真不敢这么说。”徐冬说。

“(这导致)现在你跟很多人谈区块链,人家都当你是骗子了。”李文补充到。

徐冬进一步分析说:“三、四线城市大多是熟人社会,一些所谓的区块链项目实际是建立在熟人之间相互信任的基础上的,其实很多人并不明白什么是区块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区块链在民间成也缘于ICO,败也缘于ICO。是到了该正本清源的时候了。

(文中被访者李文、徐冬皆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 FN资讯(FN.com)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