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市场低迷,优质项目万里挑一

“现在存在很多链,这是好现象,但是,链与链之间实际上形成了数据孤岛,这种情况对于将来的发展是不利的

(原标题:区块链乱象丛生 99%项目落地困难?)

区块链市场低迷,优质项目万里挑一

一批涉区块链的微信大号被封。现在国内产生了很多伪区块链项目,确实是刚起步就乱象丛生。

区块链可以说是2018年最火的项目了,然而2018年8月21日晚间,一批涉区块链微信大号被封,其中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每日币读、TokenClub、吴解区块链……

腾讯官方对此表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首次币发行)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发文提示:近期,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2017年9月,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以及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但并没有让区块链“降温”。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从诞生之日起就被很多大机构看好,IBM、百度、阿里巴巴等巨头公司都在投入研发与应用,然而区块链学院大中华区院长刘东明向《商学院》记者坦言:“中国的区块链格局,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样,刚刚起步。因为很多人对区块链不是真正的了解,再加上一些急功近利的人忽悠,产生了很多伪区块链项目,确实是刚起步就乱象丛生。”

区块链 多大会

在区块链领域,一直存在着币圈、链圈之分,币圈是一帮专注炒币,甚至自己发币的人。他们专注于市场行情,追涨杀跌;而链圈相对清高,多为CTO,认为单凭自己的技术,便可对行业做出巨大颠覆。

今年7月4日,一段新东方名师、自称“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私下谈话的录音在网络上传播。这段长达50多分钟的谈话中,李笑来带着粗鄙的口吻依次数落币圈中的知名人物和区块链项目,并以赢家姿态向谈话对象讲述自己的投资手法。

而这段“割韭菜”录音也让不少人惊叹,币圈这么黑暗?

区块链作为一个全新的事物,了解的人并不多。但是自2018年3月以来,《商学院》记者在微信朋友圈里经常遇到扫码进群、区块链线下讲座的活动,除个别学术机构举办的外,大部分都是不知名的机构。

记者注意到,很多区块链组织都很神秘,想进去很难,除非有圈内人带,正因如此,这样的组织也被指涉嫌传销嫌疑。

记者进入到一个区块链的微信群里,这个群定期会举办一些线下沙龙、论坛,必须实名制并有推荐人,由于记者是媒体身份,始终未能通过审核参加。而参与过论坛的一位群成员向记者透露:“没听懂是什么,就是讲了讲项目怎么好,让大家投资,说以后上市了会挣大钱。”

每次沙龙结束,群里也会不定期地发一些“糖果”(即各种数字货币刚发行或者还在ICO时免费发放给用户的数字币),想拿到这些“糖果”,首先要注册美国的APP Store账号,“翻墙”下载APP。很多“糖果”也如病毒营销一样,每个人有个专属的二维码,只有拉其他人注册、扫码,达到5人或20人,才能获得。

这些“糖果”值多少钱,如何变现,上述参与论坛的人告诉记者,要等到这个币正式上市了才行,不知道要等多久,先拿着吧。而记者追问:“ICO在国内已经被叫停如何才能变现?”随后此人便不再说话。

而区块链大会“多如牛毛”已不是什么秘密。

有币论与无币论之争

区块链的很多论坛,都是区块链创始人在介绍自身的项目。由于区块链具有不可篡改的属性,在知识产权确权、金融交易、供应链溯源等领域,应用很多。而在商学院教授眼中,一切有交易的行业,都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解决。

超链科技正通过区块链技术打造一个“造星”平台,CEO林灏介绍,在平台上无论用户更新代码、维护社区还是其他一切为这条链条做出贡献了,都可以获得Token(通证),而Token可以在链条上打赏明星、付费收听、收看节目等,实现版权的确权。

“链条上的Token就像比特币一样,总量一定的,随着这条链的使用人越来越多,Token的价值就越高。”林灏说。

类似的区块链应用还有很多,记者注意到,不少区块链创始人在项目说明书上都会谈到发多少币,Token如何应用等,但不少人对此的质疑在于,如果不发币,该项目的Token就跟中国移动的积分没什么本质区别,获得的积分只能兑换移动话费或服务;如果发币,ICO现阶段被叫停,同时代币的价值如何与现有金融体系对接?

快知实验室合伙人方军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区块链在互联网和数字世界中实现了两个基本功能——价值表示和价值转移,并且两者均无需第三方可信中介。而加密数字货币,或通证(Token)即价值表示物。即便在一个体系内有了基于区块链的价值表示物,比如在一个网络社区中,比如在一个大型企业的供应链内,这些通证是否在更广泛的范围内进行自由市场交易,也不是必须的。现在的“币币交易所”(并且要注意,按中国现行的规定是不合规的),只是区块链发展过程中一个阶段性的现象。我认为,通证这种价值表示物在一个业务体系中进行流转,所产生的效果就足够大了。以传统的公司股权作为参照,绝大多数公司的股权都不具有上市公司那样的流通性,不是上市交易的。同时,公司的股权有着多层次的交易体系作为支撑,每个层次受到的监管是不同的,两个个人进行公司股权的转让和上市公司发行股票有很大差异。

方军的观点是,通证作为价值表示物,不需要“变现”即能体现价值,但《商学院》记者看到,很多区块链项目,都在谋求发币,创造暴富神话,这正是眼下区块链最大的乱象。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客聘教授胡捷对《商学院》记者表示:“随着各种币的出现,币开始被妖魔化。”

区块链是有价值的,但是它的价值并没有被很好地发挥出来,目前市面上的绝大部分的ICO都没有代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机构人士说道。

另有一部分人,坚持区块链技术“无币论”,典型代表就是马云。他提出了“区块链不是泡沫,比特币才是泡沫的观点。”朝着这个方向,蚂蚁金服6月25日宣布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服务在香港上线。港版支付宝AlipayHK的用户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向菲律宾钱包Gcash直接汇款,而且前三个月免收手续费,执行这一操作的是渣打银行。

据了解,这一汇款,是利用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AlipayHK、渣打银行(香港、新加坡)和菲律宾钱包(GCash)间的跨机构协同。分布式账本在技术上进行分布式处理的同时提供给所有参与方一个统一的业务账本和视图。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将原来像接力赛一样逐个节点确认传递的汇款模式,改变为业务节点实时同步并行确认,提升了效率,改变了运营模式。

应用落地尚难

工信部信息中心此前发布的《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我国以区块链业务为主营业务的区块链公司数量已超过450家,区块链产业初步形成规模。

但业内有这样一种说法,区块链99%的项目都无法落地,刘东明认为,区块链项目能否落地还是在项目的团队。

然而眼前的现状是,区块链的项目多、会多、急于发币、谋求暴富,真正落地可见的应用不多。

梁晨曦喜欢打游戏,网游给大家的印象是“玩物丧志”,他现在正在和几个朋友一起做一个游戏区块链项目,在这个链条上,无论是为游戏写攻略、测评,还是设计游戏皮肤,还是发现外挂写代码堵外挂,都能获得收益,理想是让玩家能挣到钱,产生价值。

但现实问题是,如何让更多的玩家用起这条区块链,愿意在这个链条上创造价值,如何接入更多的游戏。

又如在演出市场,黄牛一直无法杜绝,TGC全球副总裁李辉打算通过区块链技术解决这一痛点,“在区块链上,可将门票定义为智能门票,每张门票在区块链上都是以数字方式存在,经纪公司、主办方、代理商都是一个节点,将和行业逐渐统一制定一个规则和标准,作为票务销售时候的规则。通过利益分配规则让黄牛无利可图。”

类似的应用项目很多,共识经济学创立者郭善琪认为,“现在存在很多链,这是好现象,但是,链与链之间实际上形成了数据孤岛,这种情况对于将来的发展是不利的,2018最迫切的就是要解决链与链之间的跨链通信问题,把孤立的链变成链网。” 郭善琪如是说。

文|朱耘、王倩、梁伟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本文来自《商学院》杂志2018年9月刊)

本文来自新浪财经,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