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主人公详细描述了自己因在Fcoin交易所炒币,短短一月损失70余万,几近家破人亡的故事。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原标题:韭菜远离Fcoin)

在连续多日的利空消息轰炸下,8月底,FCoin平台的平台币FT一度曾跌到四分钱,不仅低于0.1元的发行价,和最高3.78元的币价比起来,跌幅也超过90倍。这时候的社区只留下了两种人,媒体和被套住的韭菜。

8月27日,一个忙碌的周一早晨,早9点,有网友在FCoin官方电报群里扔了一条链接,那是一篇实名举报FCoin非法运营的文章,主人公详细描述了自己因在Fcoin交易所炒币,短短一月损失70余万,几近家破人亡的故事。

按照主人公的说法,其用于炒币的82万本金中,有50万是源于银行贷款和信用卡套现。谁承想,现在82万的本金只剩下10余万。

更重要的是,主人公的父亲7月底突发心梗,妻子则在知道实情后精神崩溃,甚至曾试图服用安眠药自杀。

这一切都让这个币圈“新韭菜”无法接受,维权未果的情况下才会采取这种实名举报的方式罗列FCoin的种种罪状。

群里的链接很快被管理员删掉了。

然而,看到的人心里还是不免咯噔了一下,“这个事儿是不是该尽快处理一下?千万不要让黑子的文章再扩散了。”有人说。

韭菜陈生

被社区用户称为黑子的陈生在文章发布后度过了兵荒马乱的一天。

他先是被管理员踢出了官方的微信群和电报群,随后又遭受了社区用户大量的人肉威胁和攻击谩骂。

有人说他活该,“举债炒币,心太贪了。”也有人说他是专业维权,造谣敲诈。

当界面新闻记者联系到他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能不能不要再问了,我现在说啥都会被攻击。”

8月27日晚间,陈生不得已将文章删除,彼时,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经超过9万。

但陈生并不是因为拿到赔偿才删除的文章,他只是不想再被人肉,“这件事情已经严重影响我的生活,我爱我的家人,我不想让她们再受到其他伤害。”

今年29岁的陈生本有稳定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然而,接连几次失败的投资却几乎让他的家庭分崩离析。“父亲现在还在医院,妻子在26号晚上离家出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

针对社区用户质疑的维权敲诈,陈生解释道,“我就维过两次权,年初一次,现在一次,而且,如果不是去年被互联网金融骗了,我也不会因为想要挣钱填坑,陷的这么深。”

根据陈生的介绍,他最初是在今年5月第一次接触数字货币,一开始只玩比特币,后来,渐渐入圈了之后,才在金色财经和巴比特等币圈媒体上了解到FCoin。

“FCoin的张健之前是火币的CTO,还写过书,这让我觉得挺靠谱的,再加上FCoin的币六月确实也涨的厉害。”于是,6月15号,陈生先后投入了70多万购买FT。

此后不久,FT就开始下跌,但当时,因为宝二爷和张健等人不停的鼓吹,陈生错过了割肉的最好时机。此后,为了提振用户信心,Fcoin又不断推出新的规则公告。譬如币改试验区、FCoin平准基金等等,这使得陈生直到7月才真正下定清仓的决心,但彼时,账面上的亏损已经高达40多万。

这40万对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家庭来说非同小可,但陈生不敢告诉家人,他只能在炒币填坑的路上越走越远。

7月20日,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陈生在FCoin平台上购买的ARP在晚上9点出现了断崖式的暴跌,K线直接画出一道长阴线,十几分钟内币价就跌去了90%。“当时我用电脑登录FCoin平台,官网可以打开,但死活不能登录,我就眼睁睁看着我账户上价值43万的代币跌到只剩13万。”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此后一个月,陈生一直在给张健写信,甚至曾跑到北京找张健维权,但均未收到回应,后来,父亲病重,妻子在知道家庭的真实财务状况后也完全崩溃。“我的家庭面临着家破人亡。因为无望,回家安置好小孩后,我会随我的妻子一起结束生命。”在那篇实名举报信里,陈生这样写道。

现在,陈生虽然回了家,但妻子没找到,赔偿也无望,他对应该如何走出现在的困境一无所知。采访结束,他问界面记者,“这件事情,公正立场你觉得我亏损跟FCoin有关系吗?我找他们对不对?”

末了他又补充,“ 张健和他们请的宝二爷误导,在国内证券交易这绝对违法违规的,我不知道币圈什么现状因为接触时间很短,不了解别人对喊单,站台怎么看。但ARP砸盘平台无法登陆,这是事实,平台难道不应该负责任吗?基于这两点我才去联系张健。”

然而他也知道想要拿回损失的财产已经比登天还难了,毕竟,他人都到了北京,却连FCoin公司的人都没见着。文章发出后,也没有一个FCoin的员工联系他。“我已经在想要不要放弃了。”陈生说。

张健在哪儿?

8月28日,就在陈生已经准备放弃维权的时候,更多有关FCoin的负面消息却不断传来。上午,币圈多个微信群都开始流传FCoin疑似跑路的消息,知情人爆料称,目前FCoin已经正式解散了品牌、市场部门,同时,产品研发大幅度裁员,办公室退租,公安部门也已经介入。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为了证实消息的真实性,下午,记者按照陈生给出的地址来到了北京朝阳区望京的浦项中心B座25层,下了电梯,正对面2505写有博晨字样的公司就是网传的Fcoin办公地点。

走近观察,办公室内空无一人,一眼望去,还能看到办公桌上凌乱放置的文件、笔筒等办公用品。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一位路过的在同层办公的投资机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505早在7月底就在陆续搬离,只是偶尔会有员工回来拿些东西,应该是还未退租。

随后,当记者问其是否知道2505具体经营哪些业务时,得到了他肯定的回答,“知道啊,FCoin,就币圈很火的那个交易所。”

据他介绍,最近每天都有好几拨人来2505找博晨,少数时候博晨会留下一位女员工负责对外咨询,但随着来找的人越来越多,“那个女孩这两天也很少看到了。”

陈生也曾见过那个女孩,但当时,对方只是一味的强调这里并非FCoin的运营地点。“博晨是张总的公司,但FCoin并不在这里运营。有事情您可以在官网上和他们客服沟通。”说完这句,女孩匆忙离开了。

随后,界面记者去到了陈生给到的第二个地址,绿地中心4号楼37层,据陈生介绍,这是曾在FCoin就职过的一位员工告诉他的最新地址。然而,到达37层后,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又一次让陈生扑空了。

绿地中心的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该中心37层确实为张健所租,但目前还没有看到有人来这里办公。而大厦的保洁人员却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据保洁阿姨介绍,7月中旬,37层曾有几十人每日前来办公,但不久前就又都搬走了。据观察,目前,整个37层没有任何地方标有公司标识,而公司的办公桌也只有最远离大门的前几排有办公痕迹。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至此,Fcoin网传的两处办公地址皆已人去楼空,再也无人知晓FCoin最新的办公地点是在哪里。

“他们就是为了让你出了事找都不知道去哪儿找。”陈生说。

截止发稿,记者一直未能联系到张健,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微信也已宣布停用。

运营主体成迷

8月28日下午,就在界面新闻记者奔波在望京寻找FCoin的真实办公地点的同时,各大区块链媒体群却开始流传一则以“FCoin社区”为主体发布的辟谣声明。

声明指出,今日网络流传的“跑路”、“公安部介入”、“创始人被抓”、“绿地中心退租”等消息均系谣言,FCoin创始人已经向多家转发此类文章的自媒体发律师函。此外,更加引人注意的是,在声明的第二部分,FCoin的每句话都在强调一件事情,那就是FCoin并未公司主体,所有员工都是以个人身份参与社区建设,所有重大决策都是由社区决策,只有“社区治理”,并无“公司管理”。

这种说法在整个币圈闻所未闻,其他交易所最多宣称公司的注册地点和运营地点均在国外,但还没有一家直接表明自己没有公司的。有用户看到后直接表示,这个意思大概就是,“韭菜们就是主体,以后出事了韭菜担着就是了。”

也有人对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如果说FCoin没有公司主体,那之前是谁在招聘运营负责人,又是谁安排了QOS的插队。这些决策难道不重大吗?FCoin又有问过社区用户吗?整个声明充满了小聪明,对谣言的偃旗息鼓却没有任何作用。”

事实上,从社区用户针对此事的讨论来看,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基本的共识,那就是FCoin的运营主体大概率就是位于浦项中心的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为张健,是一家提供区块链技术标准与解决方案的技术服务商。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据了解,博晨是张健辞去火币CTO职位后创办的第一家公司,一开始,博晨所做的的确是推动区块链技术进步,作为工信部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专家委员会成员,张健本身就是项目最好的技术背书。甚至于,博晨开发的分布式账本L0还一度在2017年6月登上过央视,成为硬核区块链的代表。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然而,仅仅在登上央视两个月以后,L0技术的GitHub代码库就已经停止更新,公司的招聘主页也再也不见新动态,换句话说,9月以后,博晨引以为傲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就几乎搁浅了。

情况是在今年开始出现变化的,2018年3月,张健先是宣布创办“聚焦区块链颠覆性机会”的歌者资本,5月,巴比特社区曝光了FCoin交易所获得融资的消息,投资方就包括歌者资本。

再后来,FCoin和张健的关系明朗,依靠着张健本人工信部专家的身份,加上FCoin开启的交易分红模式,FCoin很快便在6月15日做到了307亿人民币的交易量,比之前交易量排名前三的OKEX、币安、火币三家交易量总和还多。可以说,FCoin是币圈第一家用交易补贴打开局面的交易所,然其交易分红模式又势必会带来大量的羊毛党日夜刷单,百亿交易量说白了也只是刷单带来的幻象。

与此同时,拉勾上,一则面试评价却暴露了博晨转型的蛛丝马迹,一位面试高级UI设计师的面试者在面试评价中这样写道:“公司发行的数字货币上了交易所,这个非常靠谱。”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据界面新闻记者所知,博晨从未以自身名义发布过任何数字货币,因此,这位面试者所指极有可能是FT。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将FCoin的成立时间放在博晨技术的时间线上,那博晨在放弃分布式账本项目后转投交易所也十分顺理成章。更不要提近半年来诸多FCoin员工和客服透露出的办公地点也都是浦项中心。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由此可见,FCoin所说的没有运营主体根本站不住脚。

社区的“信仰”

在连续多日的利空消息轰炸下,8月底,FCoin平台的平台币FT一度曾跌到0.04,不仅低于0.1的发行价,和最高3.78元的币价比起来,跌幅也超过90倍。

韭菜远离Fcoin,一月损失70余万,你玩不起的游资

看着这个币价,一直在官方群潜水的Mandy终于受不了了,3块多钱买入的她,如今的损失已经超过12万,这几乎是她毕业5年来的全部积蓄。思索再三,Mandy发出一条信息:“这个群亏钱的大有人在,为什么你们个个好像都不在乎似的?”

群里沉默了。

良久,一个人回答,“因为我们相信平台。”不一会,又有人答,“因为我们对FCoin平台有信仰。”

可信仰到底源自什么呢?Mandy很想讽刺一句,但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被套住的人才有信仰,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她说。

根据耳朵财经的统计,监管趋严的情况下,8月底FCoin新上线币种的破发率已经高达83.87%,交易量则下跌96%。

(应采访者要求,陈生,Mandy为化名)

本文来自界面,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