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玩家”迅雷的区块链转型之路

9 月 4 日,普华永道发布了一年一度的金融科技调查报告,报告分析称,监管风险未知、业务效果难以预估、相关技术成熟度欠缺、应用场景较少等原因,使得区块链应用的前景并不明朗。

“玩家”迅雷的区块链转型之路

(原标题:“玩家”迅雷:两年投3亿开发共享计算及区块链 Q2净利润不到五百万)

2018 年,区块链行业经历了由热趋冷的过程。

9 月 4 日,普华永道发布了一年一度的金融科技调查报告,报告分析称,监管风险未知、业务效果难以预估、相关技术成熟度欠缺、应用场景较少等原因,使得区块链应用的前景并不明朗。

8月21日深夜,大批区块链自媒体遭永久封号。无独有偶,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迅雷“不做ICO”、“不推出交易平台’、“不鼓励用户交易”,现在的迅雷就是一家提供“共享计算+区块链技术”的服务公司。

2003年成立的迅雷,曾涉足CDN、游戏、在线视频及短视频等多领域进行转型尝试, 一年前,一手握着闲置宽带的“散户”,一手拉上有着巨量带宽需求的“机构”,迅雷又一次做出新尝试,飞奔在“计算资源共享+区块链应用”的赛道上,摇身一变成为了区块链“玩家”。

但当前对于迅雷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在区块链泡沫狂欢渐去时,找到“去伪存真、回归应用”的初心。

变身区块链玩家

去年9月份,陈磊走马上任迅雷CEO三个月后,他称,要抓住区块链这个转型机会。

在如是金融研究院区块链研究中心总监张楠看来,“迅雷不只介入共享计算领域。”他认为,陈磊已将迅雷的转型方向定为“共享计算+区块链”。

陈磊称,区块链的3.0时代已到来,但“真正”的区块链有两个关键点,一是要有实际的落地场景,给用户带来实际的意义价值;其次是迅雷想要借助区块链改善整个内容生产供应关系的内部生态。

“玩家”迅雷的区块链转型之路

陈磊在多个场合里不断布道,“迅雷已形成了一条能够每秒处理上百万并发的区块链,这个区块链甚至可以使现实生活中,超150万个家庭同时参与共享计算。”

从技术角度来看,共享计算和区块链技术,都体现了去中心化、低耗能的特点。

迅雷一名前员工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迅雷的区块链玩法,与迅雷分布式“去中心化P2P”技术优势有很强的关联性。

张楠称,迅雷作为下载服务提供商,其模式将众多资源节点与原先孤立的各个资源服务器综合起来,为用户提供下载体验。“陈磊做出这一转型决策的初衷,正是发挥迅雷优势,解决目前计算需求的痛点。”

但另一面是,游走在政策监管的边缘,迅雷头上始终挂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迅雷在2017年8月发布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共享经济智能硬件玩客云,并为向玩客云用户支付“报酬”而推出了玩客币,规模达15亿个,发行规则由迅雷单方规定。

彼时我国对ICO违法交易采取严监管,同期的比特币中国、火币网及ok coin等都相继关停了数字资产交易业务。

“迅雷提前告知用户玩客币总数恒定,但产能逐年减少,再根据用户的带宽贡献多少、在线时间长短及提供的硬盘存储容量比来分发币。”行业资深分析师郑春晖告诉记者,“迅雷通过稀缺性炒作价值。”一方面强调不会将玩客币上线交易平台,一方面又“注视着”部分持币用户进行线下交易。短短40余天,玩客币的价格上涨近80倍。

郑春晖记得,玩客云一经上线京东平台,就被数百万用户“疯狂”抢购,“玩客云就像用户为赚玩客币而购买的‘矿机’,售价在599元的设备曾一度被炒至2000元一台。”玩客币价格上涨,带动了玩客云的销量,这也让迅雷股价随之飙升。

经济观察网记者查阅发现,迅雷2017年第四季度和2018年第一季度的营收数据,玩客币等相关因素,直接带来的营收增长立竿见影——直接扭亏为盈。

然而,今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中指出,IMO(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模式属于变相ICO活动。其中特别提到了迅雷发行“链克”(原玩客币)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

尽管迅雷方面否认玩客币“擦边”监管,但迅雷大数据公司却发布“打脸”公告:“玩客币是非法发行,变相ICO,非法集资。”几经公告“互撕”之后,迅雷叫停玩客币,但不久又推出了迅雷链以及“为区块链而生”的迅雷链文件系统等。

“玩客币的关停,对迅雷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张楠认为,不能蹭代币热点后,迅雷的股价虽出现回落,但它也迎来机遇,“迅雷可以更好地回归区块链本质,做好自己的区块链平台,同时在更符合中国监管的要求下发展。”

下载工具烙印

陈磊掌舵迅雷前,还有一个决定迅雷命运的关键人物——邹胜龙。

15年前,回国创业的邹胜龙,发现分布式存入系统市场还未成熟,于是目光锁定在下载,2003年8月推出了第一款下载软件——迅雷,名字寓指下载速度快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还将点对点传输的P2P技术优势加以改进,推出了P2SP(存储资源传至迅雷自己的服务器,P2P下载的同时还解析HTTP的下载链接)核心算法,并首先应用在下载行业中。

主攻速度的迅雷,短时间内就可以迭代出几个版本,这在当时是一个标志性产品,上述迅雷前员工说到,“只要是计算机用户,谁都会装载并使用迅雷。”数据显示,迅雷推出仅3年后,覆盖用户数便超过1.1亿,市场份额超50%,成为继QQ之后中国最大的客户端软件。

利用用户的闲置带宽是迅雷最鲜明的特点。这款软件吸引海量用户的同时,还为网站提供了更快的访问速度,它不仅可以在用户身上进行增值服务,连网站主也要为这项服务付费,长尾效应显著。但上述迅雷前员工坦言,在带宽不断加大,用户下载需求逐渐减少的情况下,迅雷面临下载工具行业的整体萎缩。

郑春晖指出,同一时期存在的许多同类型的下载软件逐渐成为历史,2011年1月,VeryCD关闭下载服务,网际快车最后一次版本更新在2015年,同年QQ旋风也停止了更新。

竞争对手一一消亡,非但没让迅雷再现当年风光,反倒更“孤独”了。上述迅雷前员工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迅雷自诞生之初是带有原罪的。”他所说的原罪是盗版问题,这也是下载工具市场逐渐没落的根源。郑春晖也对记者表达着相关观点。

“迅雷早期的用户积累是通过提供一些盗版资源实现的,这让它的营收业绩大幅增长。”上述迅雷前员工指出,这也让迅雷多次在IPO大门前折返,直到2014年6月才艰难上市。

对上述诸多问题,经济观察网记者多次致电或微信联系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董鳕,截至发稿,她未予以回复。

从发行价15美元到一路暴跌,低点时迅雷股价仅3.2美元。资本市场亟需提振信心,这让邹胜龙不得不筹划开展“新业务”。

“玩家”迅雷的区块链转型之路

错过3次转型时机

迅雷曾依据自身的视频资源及上下游资源,开发了迅雷游戏、迅雷看看、狗狗搜索、直播等等新业务,会员收入、广告收入和游戏收入曾是迅雷发展的三大支柱。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冲击,市场进一步变化,迅雷在上述领域还没站稳脚跟,就要继续新转型。

“迅雷在发展上错失了3次机遇。”2015年,迅雷联合创始人程浩离职的前一年,他曾称,迅雷错过了浏览器、流媒体、手机应用商店这三个机会。单就迅雷做应用商店来看,“起初只是抱着试试看态度,等看清楚了,准备投入重金重启项目时,市场已是红海。”程浩表示,长于技术创新的迅雷面对过不少机会窗口,但都在“尝鲜”后,面临商业模式创新的瓶颈。

一名原迅雷看看前高管对经济观察网回忆,2015年前后,在线视频领域成本不断攀升,迅雷看看即使背靠“大树”拥有强大的用户体量,但视频业务持续“烧钱”,使迅雷投入巨大,同时“版权风险太高、盈利变现不及预期”,迅雷要精简无法盈利的非核心业务,遂于当年4月,以1.3亿将迅雷看看变卖给北京响巢国际传媒有限公司。

记者了解,迅雷看看拖累财务营收,剥离它是符合当时迅雷战略需求的,当时迅雷要向移动端和云计算业务转型。迅雷随即还曾搭上视频直播的风口,迅雷一位用户告诉记者,“回想以前手机迅雷首页,看到的是各式各样的短视频”,此外,迅雷还曾独立开发过一款短视频社区App叫有料,但历数短视频领域玩家时,却鲜有迅雷的身影……

2014末,受迅雷大股东小米创始人雷军举荐,陈磊加入迅雷出任CTO,并成为迅雷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CEO,这被视为迅雷从传统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正式节点。

彼时迅雷面临着的是,单一的业务模式、下载行业萎缩、风口屡屡错过……陈磊带领网心科技主攻起了云计算业务。

尔后,迅雷方面还对外称,在加强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虽然云计算、短视频和人工智能,是近年来的行业发展热门趋势,但郑春晖认为,“迅雷更像病急乱投医。”

网心科技利用过去迅雷在C端的优势,发布了国内首款无限节点CDN(一种缓存加速技术,为网站提升访问速度)“星域CDN”。记者了解到,原来传统玩家向电信运营商购买大量带宽,自建CDN分发节点,这种方式不仅成本大,效率也很低,而迅雷可以将其价格降至最低。紧接着迅雷还推出了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赚钱宝,让用户将闲散的带宽共享出来获得收益,其再将这些带宽转卖给B端企业。

迅雷转型做云计算服务之初并不被看好。毕竟作为一家拥有4亿用户的C端企业,要向B端发展并不容易。

而陈磊是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重构云计算,这使网心科技成为迅雷增长最快的业务,还带动了不少像小米、爱奇艺、bilibili、快手等互联网企业与其展开合作。“这也让一直徘徊低谷的迅雷股价开始回暖,曾在数月里飙升300%。”

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止迅雷股价,2017年7月6日,陈磊从掌舵迅雷14年之久的邹胜龙手里接下指挥棒时,预示着迅雷将淡化“下载工具”的标签,那只象征着速度的蓝色蜂鸟,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

盈利待考

迅雷8月15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为365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6.9%”。迅雷方面称,云计算相关收入已经替代传统的广告和会员收入,成为迅雷的新营收引擎。

财报还显示,迅雷的共享计算和区块链模式获得了,包括被工信部信息中心列入其编撰的《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以及当选新华网所颁发的“中国双创好项目”。

“玩家”迅雷的区块链转型之路

然而,记者从迅雷方面了解到,自2017年持续投入1亿元用于云计算开发创新起,截至目前,迅雷在云计算及区块链应用创新方面至少投入了近3亿元,而从其营收报告的最新数据显示,迅雷今年二季度毛利润达到3470万美元(2.37亿元),净利润达到70万美元(478.5万元)。

数据对比,高企的研发投入,微不足道的利润,确实能支撑迅雷继续讲好共享计算的故事么?

“迅雷当下讲的是节省资源的故事。”易观分析师王盈告诉记者,P2P模式下的CDN价格若再大幅下调,用户体验又没有太大提升,迅雷将难以收获有效利润。加之5G正在提速,运营商一旦叫停闲置带宽交易,迅雷的主营业务或毫无竞争力。

在王盈看来,玩客云不过是迅雷盈利瓶颈下找到的突破口,“这个‘盒子变体’的硬件,此前已经因虚拟货币‘惹’了祸,未来若再面临其他技术问题,势必会给迅雷的发展带来消极影响。”

张楠也有此担忧,“迅雷必须要纳入更多的节点,并激励用户提供更多的资源”,未来迅雷将如何对节点资源进行整合激励或成棘手问题。另外,当下整个迅雷链更多是整合现有用户资源,“成本虽然低,但与中心化的云计算服务比较,如何提升系统的运行效率和质量,一切都未可知。”

王盈提出,就当前来看,“共享计算+区块链”模式下的迅雷,“两条腿”正分别受制于运营商和国家监管层,未来能否走得稳,仍有颇多考验。

本文来自经济观察网,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 FN资讯(FN.com)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