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阿里巴巴政策研究室朱卫国:人类已进入数字经济时代

作为数字经济的典型代表,阿里观察新经济,有自己的视角。人类已经进入了数字经济时代,经济正在依托算据、算法、算力和平台,快速向智能生态演化。技术和生态通过快速迭代,低成本实时满足海量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阿里巴巴政策研究室朱卫国:人类已进入数字经济时代

阿里巴巴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做主题演讲。(人民网翁奇羽 摄)

人民网深圳9月9日电 今日,由人民日报社和招商局集团联合主办的“新时代、新产业、新动能——2018中国新产业峰会”在深圳举行,阿里巴巴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在会上表示,人类已经进入了数字经济时代,经济正在依托算据、算法、算力和平台,快速向智能生态演化,技术和生态通过快速迭代,低成本实时满足海量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以下为朱卫国演讲全文:

作为数字经济的典型代表,阿里观察新经济,有自己的视角。人类已经进入了数字经济时代,经济正在依托算据、算法、算力和平台,快速向智能生态演化。技术和生态通过快速迭代,低成本实时满足海量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在互联网形成的超级链接的基础上,数据智能和网络协同的双螺旋,正在重构分工与协作,实现了商业模式和治理机制的全面升维。

2000年以前,市值最高的公司是通用电气,如今它已不在道琼斯指数之内。2006年的某一刻,戴尔和苹果的市值曾交叉于400亿美金,如今APPL的市值大概是戴尔的100倍。当前,全球TOP20互联网科技巨头,都是典型的平台数字经济。中国的数字经济也已经接近30万亿的规模。经济的重心正在由电力转向算力,由原子的数量扩张转向比特的质量升维,由人用数据决策转变成数据智能的自主决策。

数字经济的发展,呈现为数据化、智能化、微粒化、在线化和人本化的趋势。塑造人类未来的ABC,具体体现在人工智能、区块链以及基因编辑,分别对应生产力的迭代、生产关系的升维,以及生命主体自身的刷新。

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将逐渐进入所有产业的核心,随着万亿级物联网数据沉淀以及量子计算的突破,世界将产生超出人类预期的超级智能,这是一个基本判断。More is different—量变引起质变。

全球数字经济的竞争,正在从产业的竞争上升为理论范畴、法律制度以及治理能力的竞争。平台取代公司,成为新的经济组织形式。

以上是对数字经济特征和趋势的总结。

第二部分汇报数字经济的动能和治理。

经济的数字化,社会的微粒化,在带来前所未有的动能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解析解构现成秩序的涌能。正因如此,阿里巴巴在去年成立达摩院以后,今年又成立罗汉堂。达摩院主要是聚焦生产力的升维,罗汉堂主要聚焦生产关系的改善。罗汉堂的宣言,体现出了我们的关切:就像每一次科技革命都曾在争吵和忧虑中最终清晰方向,我们的社会并未准备好应对由大数据、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其他数字技术而营造的全新世界…那些恒久的问题,需要全新的回应。

数字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变化,与其说是数字经济本身的问题,不如说是数字经济尚未充分发展的问题。正如巴曙松教授所言,新经济的动能还不够强大! 因此,我们对待新经济的态度,不应当是担忧和焦虑,而应当顺应新经济的趋势,进一步廓清阻碍新经济发展的旧元素,使新经济焕发更大的活力和动能。

数字经济的创新动能有哪些?与以往经济发展的动能有何不同?

我们把数字经济的发展动能归结为:认知超越、拥变跨界、生态思维、家国情怀,以及居于核心的Human Centric—以人为本。从认知升维的角度来讲,想象力比理解力更重要,洞察力比知识量要重要,算法比算据和算力更重要。未来,经济竞赛的重心,不在于国家或公司之间,而在个体的想象力之间,因为个人的想象能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快、更远更便宜的付诸实施。

拥变跨界会产生新的动能落差,促进现有元素的重新组合;生态思维会形成新的营商环境的墒情,促使更多和更积极的化学反应;家国情怀能够使企业的使命具有更多的责任感、公共性,从而产生更多的同频共振和众志成城。

数字经济新动能的焕发,需要国家法律和公共政策的支持。技术中立、放松管制、市场本位、开放透明以及负责任的AI部署等,应当成为数字经济的治理原则,而所有的这些价值和原则的核心,仍然是Human Centric—以人为本。因为文明的外观,无论是科技、工业还是商业,都必定须有知识上的诚实和道德上的纯粹,作为共同的基础。正是从这个角度讲,我愿意用尚书上的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演讲:惟精惟壹—保持对万物的深切洞察,保持灵魂的完整统一,如果用英文,就是Insight & Integrity。毕竟,我们的心是所有动力最根本的原点。

谢谢大家。

(责编:仝宗莉、朱一梵)

本文来自人民网,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 FN资讯(FN.com)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