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老猫的区块链投资发展史

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的显赫人物在区块链世界都没有建树,是因为新的机会出现的时候,一开始看起来都像个玩具

老猫:为什么我找到了“区块链”的超级投资机会?

(原标题:老猫:为什么我找到了“区块链”的超级投资机会? )

老猫 | Big.one CEO、INBlockchain联合创始人、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

我是一个自由主义思想的人。早在2008年起,我就开始写微博,内容常常会涉及社会问题以及对体制问题的思考。两年下来竟然积累了数千粉丝,但不断被删帖,最后还被封了号。

从微博被封号开始,我开始用思想去挖这个社会更深层次的东西。夜深人静时,他开始琢磨这个世界的各种事情,对身边的人和事开始抽丝剥茧地分析,想到最本质的那一层,他发现,很多事都受体制机制的桎梏。

对体制机制的不适感变得越来越强烈。同时,2008年金融危机和4万亿国债的后续效应,让未来变得非常迷茫。

1. 自由货币打动了我

2010年的某个下午,我看到一本杂志介绍关于比特币作为“自由货币” 的描述深得我心,但当时也没完全看懂。比特币在我心里种下了。

2013年,我还运营淘宝店。3月,在微博上偶然得知在国内我在微博上看到王小山说比特币已经涨到了65美元一个,几经搜索,我以最快的速度,在20分钟内完成充值,用身上仅有的6000多元买入了20个比特币。

我最大的机缘是2014年在行业的寒冬加入了这个行业,并且遇到了李笑来

那时候阿里巴巴刚上市,我觉得该离开电商行业了。毕竟,风口红利结束了,阿里巴巴要来收割了,从此之后,很少听到逆袭的电商。

让我认知升级并不断成长的最重要的人也是李笑来。在遇到他之前,我只是一个“能把一件事情写明白”的初级写作爱好者,但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建立了一个支付宝的社群《比特币生存指南》,让我运营,到差不多的时候,他把群主转给了我,让我开始有了工资以外的收入。

迫于社群的成长压力,我不断学习,不断输入,然后做分享输出,后来,为了把输出体系化我开始写了公众号,迫于公众号内容的高质量输出的需求,我开始拼命努力研究这个行业。

而这个过程,我的认知也不断升级,并且以我的认知能力带动我社群很多成员实现了财富越级,这些成员的口碑和传播才造就了我的声誉。

这段时间前后,我用业余时间张罗了一个可以用比特币交易商品的“菠萝集市”网站。

之后,因为种种机缘巧合,邱亮来到了找我做客户调查,一轮推心置腹的长谈后,邱亮竟然邀请我到北京一同创业。那时候他在上海的月收入已经有6到7万,而当时的邱亮开出的1.5万的工资确实不够有吸引力。但最终,参与“自由货币”这个行业的吸引力战胜了现实问题,也可以离李笑来更近了。

我决定加入貔貅。貔貅后来改名云币,云币网也成为了国内第一个上线以太坊的交易平台,用3年的时间,一度做到全球交易量最大,直到2017年9.4监管之后,云币被关闭。

伴随着这个认知升级的过程,我的财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去北京之前,我算是一个穷人。刚开始一段时间,还拿谷歌表格记账,看着数字在跳动,资产超过100万时,特别兴奋。后来资产慢慢多了,也就不记账了。对于我来说,九位数之后,就都只是数字上的变化了。

所以,2018年初,我就公开表示,放弃所有以个人赚钱为目的的行为。

2. 从互联网到区块链

许多年前,互联网上可以下载 MP3,也可以 QQ 上传图片,甚至可以玩一些游戏,但也就仅此而已。

因为有了支付宝、财付通等支付应用,整个互联网的生态蓬勃发展,无数因为网络支付而兴起的新行业突然闯入生活中来:滴滴打车、饿了么、大众点评,连超市和杂货店也习惯于微信扫一扫的付款,买个煎饼果子都不再需要现金了。

因为有了网络支付,互联网价值被真正的发现了。但是,这可能是一种假象。

在互联网上的所有的钱,实际上都不是钱,而是一个个在线支付公司给你打的白条,幸运的是,大部分公司之间的白条还是按照一个标准通用的,所以,看起来你的钱还是安全的。

问题来了,目前这样的在线支付方式,会是与互联网生命一样长存的方式吗?

同时,目前全球以 “支付公司” 为主体的在线支付方式,资金的流动更加受到严厉的管制,想要做顺畅的全球支付,尤其在强主权货币国家,几乎不可能。

这就产生了一个悖论:一个在未来永久存在的全球信息系统,其价值传输却依靠只能在特定时段、特定区域且以借条为载体的支付体系,这符合逻辑吗?

区块链来了,它是一种全新的网络价值逻辑!

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在于分布式的节点的数据管理系统,而互联网本身就具备分布式计算的技术基础和设施基础,区块链天生是可以嵌入互联网而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随着区块链开发的完善,越来越多的区块链系统将成为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在这个阶段,区块链本身,就可以包容巨大的价值,而现实世界中的价值,也将逐步转移到这个更加安全的系统中。

由于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的无缝相生关系,理论上区块链可以永久性的在互联网上存储价值,同时,由于区块链本身的无国界特征,区块链上存储的价值也就天然有了无国界特征。

哪怕是一座金山,如果没有可交易性,没有流通性,没有证券化的方式,那和一堆泥土没有本质的差别。一定要有流通性才能称之为财富,而将资产区块链化之后,立刻就有了全球的流通性,也就成了具有全球流通意义的财富。

3. 资产向区块链转移

由于区块链资产 “公开透明” ,由于区块链资产的 “不可滥发” ,由于区块链资产的 “无法掠夺” ,区块链资产成为了一种新的 “互联网资产” 形式。

同样的一块钱,在同一瞬间,分别位于白条和区块链上,由于区块链资产的以上特性,经过一段时间后,价格就发生了巨大的差异,白条上的 1 块,还是 1 块,而区块链上的 1 块,可能就是几百,几千倍的上涨。

对大多数人来说,资产向区块链系统转移能获得增值还是一个巨大的秘密!

把法币资产兑换为有价值的区块链资产,相当于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前那一刻,你把美元全部换成黄金,那时候35美元可以买1 盎司黄金,尽管之后黄金的价格始终在涨涨跌跌,但相对美元来说,长期上涨的趋势不可阻挡。

如果更多的人知道在区块链上的资产堪比 “黄金”,而流通法币的钱只不过是央行的白条,那几乎意味着,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任何时候将资产转入区块链都是正确的。

唯一要考虑的是,你所转成的区块链资产,是不是在未来依然被很多人所接受,是不是有足够好的网络效应。

因为有了区块链,作为一个个人,终于有了可以 “永续” 的财富,这是自从人类开始使用 “国家货币” 以来,最大的财富机会,没有之一!

最终,人类的绝大多数财富以区块链方式存在网络,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在区块链上拥有多少有价值的资产,一定比在北京有多少套学区房还要重要。

我们把区块链资产看做现金,而法币只是白条,任何时候,一有机会就把白条换成现金。所以,对我们来说,不存在何时把现金卖出的问题,即使我们持有的资产已经上涨 100 倍!在全球流动性都这么好的资产,有什么必要去换成白条呢?

4. 超级投资机会

我对区块链行业的投资,完全是从一个野生小韭菜开始成长的。

就像学习某个乐器,也许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手忙脚乱,但你依然坚持反复练习不断更新课程,突然有一天,你看到一段乐谱,你完全明白这段乐谱是什么含义,你不仅能立即哼唱,而且有确定的把握,能立即完美的演奏出来,而这竟然是一张全新的乐谱。

这一刻,你会被自己感动,会知道自己之前的坚持没有白费,而你的技艺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对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我也同样经历了这种体会。

从历史上来看,整个行业的超级投资机会其实只有三次。

1)2013年(含之前)的 BTC
2)2015年的 ETH
3)2017年的 EOS

为什么我说这是整个行业真正的超级投资机会呢?

这里有个市场容量和深度的问题,也就是流动性的问题,有些看起来涨了很多倍的品种,你有再多的钱,也没办法去投资,因为根本进不去,或者进去以后出不来,只要你大量持有了,真想卖的时候,是很难以当时的价格卖出去的,所以,即使有些品种看起来价格涨了很多,你手里的币其实并没那么值钱。

但BTC、ETH、EOS 这样的超级品种,是具有超级流动性的,上亿资金进出自如,而且,一旦生态形成,所有的价值都会流向这些品种本身,能长期保持极好的流动性,这才是真正的超级资产,比特币无数次的被分叉,最终本身市值暴涨,ETH 承载了无数的 ICO,却鲜有 ICO 项目超过 ETH 的涨幅,而 EOS 现在所即将形成的生态,想让 EOS 不涨都很难。

我认为资产的价值比某个资产品种的市值要重要的多。回头看一下,随着我对行业的认知升级,我在交易市场的表现依次是这样的:

1)2013 年开始 似懂非懂 买入 BTC,但由于内心的认知强度不够,在价格很好的时候,没有足够的勇气大量持仓,以至于从来没有 4 位数的机会。

2)2015 年 雾里看花 买入 ETH,尽管已经努力的学习并去理解了市场,写出了《疯狂的以太坊背后是什么?》这样几乎可以指导之后价格走势的文章,自己却依然忙进忙出,最终发现账户资产规模根本比不上买入不动,啥事不干。

3)2017 年 看透本质 买入 EOS,并且不断的以含蓄的方式安利身边的朋友和小伙伴,买入后潇洒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宣布放弃一切以赚钱为目的的投资机会。

未来,我对区块链关注的重点在于,向内找核心,向外找边界。

“向内找核心”是想找到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最接近于满足工程需求的技术平台,类似互联网世界里的4G网络。4G网络出现之前,没有谁会想到,生活会变得如此便利。而EOS技术在目前看来是有很大优势的,而且不缺钱,运营能力很好,EOS或许有构成行业技术平台的机会。

“向外找边界”是去探索区块链连接世界的各种可能性,我计划在日本搞一次有趣的会议,这个会议只接受两类人入场:100个技术项目团队+100个媒体,或许将以24小时连续不眠的方式来让项目做不间断的路演,区块链项目的应用落地,需要用更多的方式去促进。

5. 任何机会都有时代感

为什么巴菲特、芒格、盖茨等三位美国上流社会的顶层精英都对比特币嗤之以鼻?

这是我在《王峰十问》接受的第一问。对于很多人来说,相信巴菲特,还是该相信中本聪呢?

之前看巴菲特的言论,只不过是简短的说不看好比特币。我之前的解读无非是,这是他的年龄和对高科技行业理解的局限造成的,再进一步的话,就是因为他富国银行和JP摩根股东的身份,使他因为利益的关系站队,仅此而已,没必要做过度解读。

但最近巴菲特的表态,明显是有“气急败坏”的感觉,说比特币是老鼠药,不会有好下场之类的话,基本上是不想讲道理,直接下结论的做法。他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也补刀:比特币不能创造任何东西。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是直接笑崩了。一个纯粹做金融投资的公司,竟然能说比特币不能创造任何东西,我只想问:伯克希尔股票,每股高达29.999万美金,一个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分红的股票,请问,这个股票创造了什么东西?

如果把比特币看做未来全球最大金融系统的股票,那比特币能创造的东西,可比伯克希尔股票多多了,以比特币为基础的整个区块链行业生态系统完全是伯克希尔无法比拟的。

我要说重点了。现在伯克希尔的股票市值是4920亿美金,比特币的市值才1593亿美金,只是伯克希尔公司股票的三分之一,在我个人看来,作为未来全球最大的金融系统的股票,比特币市值超过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市值,不过是时间问题,但如果一旦这个事情发生,对伯克希尔的投资者来说,可能会带来信心的溃败,巴菲特的神话将不在。

巴菲特能成为投资大师,是特定的时代造就的,我始终把成功看成30%的努力和70%的运气。

至于巴菲特、芒格、盖茨等社会精英对比特币嗤之以鼻,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无聊,但我有个类比:

“就像一个3岁的小孩对一个大人说,我要打败你,大人一定会嗤之以鼻的,并且会认为他不过是个熊孩子!但是,20年后,你可能就不配做他的对手了,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两个不同投资观念构成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巴菲特不是神,不过是一个气急败坏的可怜老人,那个他看成老鼠药的东西,正是这个行业里每个人期待拥有的打开未来世界的钥匙。

这同样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的显赫人物在区块链世界都没有建树?

其实,任何成功机会,都有时代感的,譬如,乔布斯和比尔盖茨这个年代,就出现他们这样的成功机遇。而互联网时代,网易、搜狐、新浪也占据了他们的位置。无线互联网时代,BAT成为了赢家。

新的机会出现的时候,一开始看起来都像个玩具,如果区块链行业没有做到足够大,之前的大玩家是不会进场的,那么一开始就参与的人就会有更多的机会。

说句扎心的话:已经成功一次的人再次成功,比之前没有成功过的人还要难。

本文来自火星财经,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