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全球第五大区块链EOS陷入贿选风波,Vitalik Buterin预言成真?

上周末,一系列贿选事件撼动了EOS这个价值50亿美元的区块链协议。

全球第五大区块链EOS陷入贿选风波,Vitalik Buterin预言成真?

(原标题:EOS陷入贿选风波,Vitalik Buterin预言的治理问题终于成为现实?)

今年3月,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一篇博客文章中预言,全球第五大区块链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上周末,一系列贿选事件撼动了EOS这个价值50亿美元的区块链协议。

当时,一个名为“枫叶资本”(Maple Leaf Capital)的推特账户发布了一份被泄露的Excel电子表格的截图。根据截图显示,火币交易所接受资金用以支持负责确保网络分布式决策的某些实体——EOS 区块生产者候选人。

这一指控是值得人们注意的,因为EOS只有21个“区块生产者”,这些可信的实体定期被选出来维护这条区块链的交易历史,并因此获得加密货币形式的奖励。

然而,没有人可以验证这条推文中的任何声明,也不能验证其中的电子表格数据的来源。消息发布之后,火币当即否认了所有指控。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EOS方面没有进行损害控制。EOSIO软件创建方Block.one(从EOS为期近一年的ICO中筹集了近40亿美元)在本周二发布声明。

声明表示:

“我们注意到一些未经证实的关于不合规的区块生产者投票的说法以及随后对这些说法的否认。我们认为,重要的是确保EOS拥有一个自由和民主的选举程序,我们认为适当时,可否与其他持票人一起投票,以加强这一程序的完整性”

撇开对相关错误行为的指责不谈,这场争论揭示了EOS存在的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为那些声称EOS协议在治理方面可能不完整的人添了一把火。

从最简单的层面上讲,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应该允许区块生产者付钱让其他人投票给他们。根据EOS临时宪法(为网络参与者制定规则的文件)所述,明确禁止购买选票,但该宪法从未得到EOS用户的批准。

然而,与此同时,EOS似乎就是为区块生产者支持其他区块生产者而设计的。

区块生产者可以获得代币,并且协议的长期健康状况与他们利益相关,因此一些人认为,很自然他们将(而且必须)使用这些代币来支持与他们合作的其他区块生产者,并认为他们是网络的良好管理者。

EOS New York的社区经理凯文•罗斯(Kevin Rose)承认了这一点,但他告诉CoinDesk:

“利益分享和投票交易损害了一个组织保持独立的能力,这是一个问题。”

火币并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而Block.One拒绝提供更多评论。

未完成的治理

然而,尽管没有得出结论,这一事件使得关于EOS软件在发布时可能过于粗糙的说法更加显著,因此现在值得重新审视这些说法。

首先,EOS实行链上治理,尽管在这个系统中,EOS代币持有者只能做出一个决策,即他们可以决定哪些公司可以拥有这21个控制EOS账本的区块生产者席位。其他任何决定都取决于这21个区块生产者。他们甚至可以(正如我们之前报道的那样)锁定他们认为存在恶意操作的EOS账户。

其次,EOS的宪法禁止购买选票,但这个宪法从未得到批准。(甚至不清楚批准又意味着什么,因为该软件是在利益相关者没有办法就规则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发布的。)

这一点在以太坊开发者Vlad Zamfir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有提到。在这篇文章中,他讨论了通过获得被治理者的同意而获得合法性的治理方案的必要性。

对于EOS来说,这个目标是否能够实现仍然不清楚。

EOS临时宪法是由一个有希望成为区块生产者的委员会在EOS主网发布前制定的。在新宪法获得批准之前,它只是一部临时宪法,但不仅没有得到批准,甚至连一个批准宪法的合法途径都没有。

自EOS主网发布以来,有希望成为新区块生产者的人进入了这个领域,他们不知道或不在乎制定临时宪法的过程,其中一些人成功地赢得了EOS区块生产者席位。

第三,从临时宪法书面文字看,EOS治理与交易所的关系并不合适,交易所托管着用户的大量EOS代币。

EOS治理是通过钱包完成的。如果用户不将他们的代币托管权移交给交易所,他们就没有办法使用他们在交易所的代币进行投票。也许更重要的是,没有办法阻止交易所使用那些不关心投票的用户的代币进行投票。

投票只有在钱包层面上才能进行,所以一个人只有拥有代币的托管权才能真正投票。任何想要支持谁来成为EOS区块生产者的人都必须在EOS上押上他们的代币,并锁定至少三天。

每个钱包可以投票给1到30个区块生产者。无论他们选择多少个区块生产者,这些区块生产者都可以得到该用户所押注的每一个代币的投票。因此,如果一个用户有10个EOS代币,并投票给10个区块生产者,每个区块生产者人都可以得到10个投票。如果投了30个区块生产者,那么所有30个区块生产者都会得到10票。

投票也是连续的。EOSIO软件每隔几分钟就会重新检查一次选票计数,如果有一位新候选人进入了前21名区块生产者,就会有一位被踢出去,然后这位新候选人会进入前21名。

由于用户将他们的代币放入交易所的钱包来使用,因此交易所必须想尽办法给他们的EOS持有者创建一种投票的方式(例如为每个投票排列创建一个单独的钱包)。Bitfinex已经编写了开放源码软件来授权其用户使用资自己的EOS代币,但这也有局限性。此外,我们不知道有任何其他交易所已经实施了这种软件或任何类似的东西。

EOS社区在主网上线之前就已经敦促用户将他们的代币从交易所提现,这是一名用户在EOS联盟(EOS Alliance)举行的一场中国区块生产者候选人集体视频电话会议上提出的观点。

最后,EOS钱包默认是匿名的。这就不可能知道谁给了谁什么。更不用说那些被指控向火币支付资金以换取支持的各大区块生产者必须把一部分区块奖励支付给已知的火币钱包。

因此,即使火币交易所没有接受任何此类付款,目前的讨论反映出人们普遍担心这种事情会发生。

Vitalik的预测

尽管如此,一些人声称那些支持EOS协议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但是却迟迟没有解决这个担忧。举个例子,在EOS上线之前,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明确了EOS存在的贿选弱点。

他写道:

“普通选民只有非常小的机会影响哪些代表被选中…他们的投票动机就是谁提供的贿赂最高和最可靠,就投票给谁。

当时,他还观察到,围绕谁将成为区块生产者的紧张关系“实际上已成为美中地缘政治经济战争的另一个前沿阵地”。

这是真实的。观察与EOS相关的各种Telegram频道,我们看到EOS的持有者宣布他们将不再投票给任何中国区块生产者。也许更准确的说法是,“断层线”指的是参与EOS公开上线的区块生产者与未参与公开上线的区块生产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但它确实反映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起因是EOS没有在一开始就定义好规则。

一些用户一直将临时宪法视为没用的数字文件。除了临时宪法外,还有一个区块生产者协议,区块生产者候选人承诺创建自己的网站,并披露任何拥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人。

有些人还没有这样做,而且除了分叉协议之外,EOS社区几乎做不了什么。

Zamfir在他的博客中写道:

“如果一个协调机制是合法的,人们会(有理由地)表现得好像人们会使用它。如果是非法的,那么他们就会表现得好像人们不会使用它。”

一些在网络上有影响力的人所做的事并不像是认为临时宪法和区块生产者协议是合法的。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因为他们并不完全按照协议的要求做事。

所以,即便火币现在没有贿选,最终也会有其他人这么做,除非制定出整个社区都认为合法的规则。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需要时间来解决的问题。

一位自称Aurora EOS的区块生产者在博客上表示:

“随着EOS的发展和支持更多的用例,那些长期投资EOS的人将与削弱网络长期安全性的力量进行斗争,比如投票操纵。”

也就是说,如果像EOS这样去中心化的社区已经变得碎片化,那么这个网络获得成功的内在激励应该会促进解决方案的出现。

就像Zamfir的博文所指出的那样:仅仅通过投票是不够的。投票必须被足够多的参与者视为合法的,以使大多数参与者愿意倾向于遵守规则。

在短期内,如果有任何区块生产者贪婪地利用他们的影响力,Block.one可以将他们挤出前21名的名单,因为Block.one庞大的EOS代币储备仍然在一旁观望。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用一个鲸鱼大户将其他区块生产者踢出去,这种方法可能也无法成为合法的治理策略。

原作者:Brady Dale

本文翻译来源:coindesk ,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