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深扒 | 黑客要的比特币等赎金是如何消失的

WSJ的团队和伦敦的区块链取证公司Elliptic合作,追踪并分析2500个可能与犯罪活动相关的数字货币钱包的交易链、抓取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如ShapeShift的公开交易数据等,发现在两年时间内,8900万美元的资金通过46个交易所洗掉了。

深扒 | 黑客要的比特币等赎金是如何消失的

(原标题:深扒数字货币黑洞:那些脏钱是怎么消失的?)

黑客要的比特币赎金、网络高息诈骗和ICO诈骗募到的资等等见不得光的黑钱,是怎么在数字货币世界洗白的?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下文称WSJ)近日在一份深度调研报告中,披露了黑钱是如何通过交易所和某些特定数字货币洗白消失的。WSJ的团队和伦敦的区块链取证公司Elliptic合作,追踪并分析2500个可能与犯罪活动相关的数字货币钱包的交易链、抓取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如ShapeShift的公开交易数据等,发现在两年时间内,8900万美元的资金通过46个交易所洗掉了,洗白后资金的接收方普遍位于东欧和中国。这46个交易所中,按交易金额排名,前三是币安Biance、Bitfinex和 ShapeShift,其中只有ShapeShift是在美国运营的。

犯罪分子可以在ShapeShift将黑钱兑换为不可追踪的数字货币Monero,然后直接再将干净的Monero(门罗币)转换为比特币等资产套现走人。

在国际社会普遍收紧AML(Anti Money Laundering)要求的当下,线上数字货币世界竟然还能有神通帮助近亿美金的黑钱逃过法网,摆在各国立法和执法机构前的任务不可谓不艰巨。

ShapeShift被黑钱青睐的原因:不要求用户信息、Monero

根据WSJ的统计,过去2年,900万美金的黑钱通过ShapeShift洗掉了,比任何一个在美国运营的交易所都多。

ShapeShift交易所注册在监管相对偏松的瑞士,尽管办公场地和主要高管都分布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

ShapeShift的创始人兼CEO ,Erik Voorhees,一直是坚定的匿名交易拥护者,对要求用户提供身份信息等行为嗤之以鼻。尽管ShapeShift的首席法务官称自10月1日起将要求用户提供身份信息来加强网站在法律和合规上的自律。

根据WSJ的统计,在2018年2月到8月的6个月中,整个ShapeShift交易所7%的交易量都来自于将各种币兑换为Monero的需求。其中比特币占比约60%,以太坊占比约28%,剩余20%由莱特币、BTC、EOS、瑞波币等贡献。

举几个洗钱的栗子:黑客勒索、高息诈骗、暗网交易、ICO诈骗

栗子一:付赎金给黑客

2017年,全球不少用户都中招了WannaCry病毒,不得不按黑客的要求支付比特币来解开电脑被挟持的状态。安全专家认为WannaCry背后的黑客们(据信来自朝鲜)就是利用了ShapeShift交易所将比特币洗成了Monero.

栗子二:高息诈骗募集到的钱怎么消失的?

某个叫Starscape的网站,以高息回报为诱饵从各位苦主冤大头投资人手中募集到了220万美金的以太坊,随后网站不能使用、相关人员失踪。

这220万美金的以太坊通过多条路径流进了两个交易所,一个是位于亚洲的KuCoin库币,集中到在库币的一个匿名钱包。另一条路径是进入ShapeShift洗成Monero,一旦走到了Monero这一步,资金就再也不能追踪。

走ShapeShift这条路的这些资金大概有51.7万美金。而Starscape的创始人一直都处于匿名、逍遥法网状态。

类似的栗子一抓一大把,南非BTC Global旗下的一个网站以5%的周息揽到了约8000万美金的存款,然后这个网站、8000万美金和部分高管一起消失了。南非官方的追踪发现中介钱包最后的交易是在ShapeShift。

栗子三:让人瑟瑟发抖的暗网

WSJ的追踪还发现,一些可疑账户属于暗网(dark-web)的中间商。对于这部分用户,卖失窃信用卡和网购账户的信息只是冰山上最阳光的一角。

栗子四:ICO诈骗了解一下?

2017年,Centra Tech Inc.号称将与Visa,Mastercard合作发行比特币借记卡,顺利从投资者手中融到了3200万美元。然鹅美国警方发现Centra Tech的宏图都是瞎扯,两位创始人今年都被逮捕并以欺诈罪起诉。

尽管美国政府成功提投资者冻住了这3200万美元中的大部分,数百万美元已经通过包括ShapeShift在内的多个交易所洗掉了。

本文来自小葱快讯,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