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世界与科幻小说的衔接

区块链生态系统中的所有从业者都应该挑战自我,想象一下我们能对Web 3.0工具和产品做些什么。如果我们不考虑人类的未来,我们就会遗忘我们正在努力创建的东西。

“我想写一些我喜欢的人,将他们放在一个虚构的世界里,而不是我们真正拥有的世界,因为我们实际拥有的世界不符合我的标准。”——美国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K·迪克

1_nhFJnfwdH2nt6I9iw5dEZg

(原标题:为什么区块链世界需要科幻小说的存在?)

Image by George Granville, via Public Domain Review

预见未来

当我们谈到科幻小说时,我们会谈论些什么?科学让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想象这个世界,而小说则让我们想象其他生活中的其他自我——而且,也像科学一样,让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想象这个世界,或者想象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让两者的结合得以实现,将科学概念和创新转化为改善人类生活的工具。想象力是一种预见,甚至是一种挑战。

现在很多常用的技术早在它们存在之前就被科幻作家想象出来了。Edward Bellamy的《向后看》(1888年)的主人公在磁条发明60多年之前就在用信用卡支付。George Orwell于1939年创作的经典《1984》中,政府使用监控来保持对公民生活的完全控制。 William Gibson的《神经漫游者》(1984)将网络空间称为“共识幻觉”,这是一种全球可访问的网络(很像互联网)上每台计算机上数据的可视化。

当然,对于每个神经漫游者来说,很多科幻作品中描述的世界并没有变成现实。有些人想象的世界完全不同于我们自己的世界,而其他人则展开贴近现实的想象。科幻小说不是关于预测,而是关于故事——探索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以及将我们带到那里的科学技术。最好的科幻小说会让人觉得比现实更真实,贴近我们心灵或者思想。

以科幻小说为用户体验设计

科幻小说并不一定都是关于搞清楚下一个重大技术。但如果你正在尝试构建下一个改变当前规则的工具、平台或产品,科幻小说可能会帮助你实现目标。毕竟,许多创建区块链协议、产品和网络的人都在为社会和技术的变革而努力:将权力边缘化,破除等级制度,让个人控制他们自己的数字身份,重新想象每个人应该如何以一种更透明、更可靠的方式来交换旧的和新的价值。这种重新想象实际也是在讲故事。

Cellarius是一个植根于科幻小说的跨媒体讲故事项目。该项目的一些核心目标——区块链支持的元数据,数字原生IP结构,更多许可,一种新的内容市场——可以在任何故事类型中进行试验,但我们选择了时间距离当前比较近的硬科幻小说,因为我们希望Cellarius的故事能够帮助我们探索建立和扩展区块链的技术。通过将作家、艺术家、电影制作人、音乐家和各种类型的创意人员带入这个项目,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创建一个更加多样化的用户群,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做出贡献,并在早期解决比较大的技术、社会和道德问题。这包括思考Web 3.0技术如何通过创建科幻小说来塑造个人、机构和社会的未来。

思考人类的未来是构建工具和产品的最佳方式。正如Sarah Baker Mills写道,人类的故事常常被排除在产品讨论之外,或者考虑得太晚了。使用技术并与之互动的人不仅仅是客户或营销人员,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会了解或关心底层原理,无论是支持我们当前互联网体验的TCI / IP通信协议套件,还是Web 3.0的低层次客户端规范。人们采用技术是因为技术会以某种方式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或更轻松:技术让人与人更好地联系,让他们更有效地完成工作,让他们更快地交换货物或金钱。我们需要了解我们正在开发的技术中的用户因素,并从一开始就将广泛的人群考虑在内。

对前沿科技的乐观

许多广受欢迎的科幻作品都是反乌托邦的警示故事:如果我们将过多的权力交给机器或国家,可能会发生什么。冲突往往会成就伟大的故事,有时甚至将危险或黑暗置于极端,从而让我们更加清楚地了解现实世界。但科幻小说还可以讲述乐观光明的故事,比如自由主义的英雄、更平等的社会和更深层次的知识。乐观主义在科幻小说中总有一席之地:希望、宽容开放、自由和爱情故事。

同样,可扩展Web 3.0技术可能带来的美好未来为故事讲述者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个人、机构和社会都在科幻小说中交互、重叠。如果人们可以在没有中央机关的调解的情况下协同合作,那么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在缺乏中间人的情况下,人们将如何处理点对点的商业交易,建立信任和声誉?当公司发展成网络时,工作会是什么样子?个人的生活体验又会是什么样的?

事实上,包括谷歌、苹果和微软在内的一些Web 2.0的巨头已经聘请科幻作家向其员工展示“设计小说(用于设计目的的科幻小说)”,并与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团队会面,展开讨论。用户研究和用户体验应该从讲故事开始,并使用户及使用情境完全是三维的。

科幻小说真的能激发出好想法吗?问问Joe Lubin!

ConsenSys的创始人和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e Lubin是一位忠实的科幻迷。他最喜欢的三部作品就是1982年的经典电影《银翼杀手》(由Ridley Scott执导,改编自菲利普·K·迪克的小说《仿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Neal Stephenson的小说《溃雪》(1992)和《钻石年代》(1995)。这些作品中是否存在去中心化体系结构和非分层网状组织的影子呢?你可以自己去寻找答案。

WX20181010-103254@2x

区块链生态系统中的所有从业者都应该挑战自我,想象一下我们能对Web 3.0工具和产品做些什么。如果我们不考虑人类的未来,我们就会遗忘我们正在努力创建的东西。下次当你或你的团队碰壁了需要撞墙或寻求灵感时,可以考虑阅读一部科幻小说,或者更好的办法是,写一篇。

本文来自巴比特,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