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公链项目进入决战之时

市场上既有公链玩家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一部分公链会被市场淘汰甚至主动离开,一部分公链则会借此机会完成技术储备、弯道超车。一场事关公链生死存活的过冬战争正在拉开帷幕。

公链项目进入决战之时

(原标题:公链洗牌进行时)

构建技术壁垒与搭建生态闭环是公链打造自身竞争力的根本,但在当前阶段,无论是壁垒还是闭环,对几乎所有公链而言都过于遥远。

长期的熊市,令公链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进一步激发与暴露,许多公链陷入危机重重的境地,新一轮公链大洗牌已为进行时。

当下,以太坊、EOS等主流公链声势浩荡、信众庞大,且无论在技术完成度、开发者数量还是知名度等方面,都要高于其他公链,但总体来看目前区块链行业仍非常早期,以太坊等主流公链尚未能实现规模化商业应用,性能存在明显缺陷。

公链玩家仍在快速增长,这种增长在去年下半年和今年年初尤其明显,由于以太坊的爆红以及区块链的财富效应,一大批玩家争先恐后地进入公链市场,以抢占区块链行业重要基础设施入口,亦或利用概念炒作割一把「韭菜」。

在今年,这批公链遭遇了超级熊市的冲击,也经历了以太坊、EOS从万众期待到备受质疑的转变,同时还取得了一些技术开发与生态拓展的成果,这些都深刻影响着公链格局的变化。

01扩容技术方案多样化

当前,性能不足是公链进一步走向落地的最大掣肘,以太坊的TPS至今仍是两位数,拥堵现象频频发生,因而导致一大批竞争性公链在这一两年诞生。

几乎所有新兴公链提出的目标都是成为更好的以太坊,想尽办法试图突破链上的性能瓶颈,声称要达到甚至已经达到数十万TPS的公链不在少数。

由此,公链提出各种链上扩容方案在去年和今年年初一度相当流行。链上扩容指的是直接发生在区块链上,通过改变区块大小或数据结构从而达到提高处理交易能力的解决方案,比如隔离见证和增加区块容量,这类解决方案在去年极为流行,比特币现金亦是比特币链上扩容方案的产物。

分片技术是今年最受关注的链上扩容方案,以太坊社区首先提出并正在开发分片技术,但目前只有ZilliqaQuarkChain等少数公链采用。

事实上,随着行业的进化演变,纯链上扩容以及唯TPS论遭受到越来越多质疑。「链上扩容存在瓶颈,过度追求「链上」的绝对共识,难以满足商业需求同时会牺牲其他方面。即便突破了不可能三角,实现了性能上的提高,也可能需要极大的成本,并不划算。」一名区块链行业资深从业者说。

ONT创始人李俊进一步指出,链上扩容只是公链要做的一个点,实际上很多业务并不需要在链上做撮合,几千到一万的TPS 足矣。

因此,加密货币的主链之外建立外围或第二层交易网络的链下扩容成为越来越多公链的主流选择。Nervos联合创始人吕国宁告诉链捕手,已经有大量区块链社区头部研究者与开发者在关注Layer2解决方案,解决方案也已经百花齐放,包括侧链、闪电网络、 PlasmaTruebit等代表性技术。

以公链项目aelf 为例,其联合创始人陈注伶告诉链捕手,aelf 在区块链架构主打的特性就是「主链+多级侧链」,链与链间使用专门的跨链算法,来实现相对隔离的业务单元间的资源协同,记账节点运行在集群上,节点内部通过并行化方案提升吞吐量指标。

另一个重要趋势是垂直公链正在增多,即越来越多项目试图专门为某一个垂直领域开发公链基础设施,对某些行业特有问题提出针对性解决方案,目前尤以物联网、金融和内容领域居多。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就曾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目前的主流公链玩家都无法取得长期成功,因为任何为通用智能合约设计的区块链运行速度都不会很快,现有区块链将把这个市场让给更专门化的区块链。

不过从现实来看,前述扩容方案仅停留在构思与早期开发阶段的不在少数,它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仍是很大的未知数。

02DApp生态难搭

强大的底层技术支撑是公链必备的基础条件,拥有大量开发者与DApp搭建闭环生态,则是公链走向大规模推广落地的必要条件,尤其是能带来庞大用户规模的杀手级优质应用。

因此 ,在深耕底层技术的同时,通过各种渠道吸引并寻找开发者前来开发各种DApp、搭建生态也是公链们极其重要的任务。

除了前文论述的技术竞争力,公链吸引开发者的重要优势就是低门槛。以太坊虽然技术成熟度相对较高,但它的智能合约与虚拟机都采用了全新的开发语言Solidity,对程序员不够友好,开发工具也不齐全。「区块链没能大规模应用,智能合约语言及其易操作性是很大的制约。」前量子链首席工程师、现DREP联合创始人徐小龙告诉链捕手。

因此,很多新兴公链都在这方面下功夫,通过各种办法降低开发者在该公链进行开发的技术门槛,解决方案主要有提供丰富的SDK乃至于模板化的开发程序、采用程序员友好度高的语言编写智能合约与虚拟机、优化开发流程等。

据了解,近期波场、CyberMiles、量子链等都在计划上线其虚拟机,可支持更多类型传统开发语言,同时兼容以太坊Solidity语言。

链捕手还了解道,今年还有很多公链推出了开发者激励计划,通过奖励吸引开发者前来开发并提交DApp。星云链、公信链、ONT等公链在今年都相继推出了开发者激励计划,以公信链近期推出的活动为例,用户推荐1名有效开发者可获价值300元左右的Token,开发者提交DApp并通过审核即可获得价值1000元左右的Token,在后续评选中排名靠前的DApp可获得更多奖励。

不过从星云链激励计划结束的这三四个月表现来看,此类活动效果不容乐观。

更多的公链在主动出击,通过各种方式邀请优质项目迁移或者开发DApp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告诉链捕手,除了常规性动作,他们最近一直在与英诺等传统VC进行沟通与合作,计划将团队优秀、应用场景不适合信息互联网的被投项目进行通证经济模型改造,吸引这些项目前来开发DApp

据了解,BUMO近几个月已经接触近200个项目团队,其中进行初步技术对接的项目则有近80个,上线DApp10余个。

对外投资也是公链们拓展生态的重要策略之一,通过投资可以将其他优质项目纳入自身的生态圈,譬如开发DApp应用、提供第三方服务等。今年此类投资案例包括NULS投资PRISM、阿希链投资DreamworldOKGaExAchain投资ADTruePundiXLendChainLuciaProphet等公信链上的DApp则都拿到了公信宝的投资。

但总体而言,大部分公链在DApp生态的营造上仍是失败的,不仅数量较少,仅有的数个或数十个DApp几乎都没有真实用户,许多DApp的开发与运营都陷入停滞,「上线即破发」的现象普遍存在,量子链更被币民吐槽为破发币的聚集地。

更为不利的是,不少DApp或代币正在从二三线公链中撤离到以太坊或者EOS6月,Kcash钱包就将其代币由基于Achain智能合约平台的Token转换为基于以太坊ERC20Token;此后几个月,AWARECFunDApp也相继从量子链迁移至以太坊,CFun项目方更是不留情面地表示,「Qtum 项目的发展进入瓶颈期,后期技术未达到需求,生态圈较为狭窄,不再适合CFun DApp后续发展。」

不过徐小龙告诉链捕手,这些DApp的离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在上更多交易所时遇到了困难,大部分交易所和钱包优先支持以太坊上的ERC20代币,造成Token流动性不足以及受众过窄。

归根结底,这批公链在技术没有突破性进展的情况下,仍无法形成规模化的社区共识,外力作用下产生的DApp则由于各种利益关系易发展畸形,难以取得预期效果。「而且,大部分人的思维惯性都很强,对以太坊或EOS存在先入为主为观念。」徐小龙补充道。

03熊市的摧残

虽然一众公链提出了形形色色的技术解决方案以及争夺开发者的策略,希望快人一步在区块链行业取得领先地位,但在目前区块链行业并不成熟、市场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其路途可谓障碍重重,加之今年这次深不见底的超级熊市,可谓雪上加霜。

这次熊市对公链最显而易见的影响是资产贬值、资金短缺。由于不少公链团队缺乏金融操作经验,未能及时将募集而来的ETHBTC兑换为现金,私募到的资金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缩水,用于市场营销、团队激励的项目Token缩水更为严重。

特别是由于区块链技术的创新性,以及公链提出的各种衍生技术的复杂性,公链从开始开发到测试网上线、主网上线、主网迭代、大规模应用落地通常需要2-3年时间,资金的短缺使得这部分新兴公链被迫开源节流,同时公链开发与推广进展缓慢。

据链捕手了解,某知名公链为了补充资金弹药,甚至已经安排技术团队做一些外包技术工作。公链开发团队离职人员亦不在少数,徐小龙告诉链捕手,他的新项目DREP在招聘时就发现有许多二三线公链的开发人员求职。

部分公链的开发进展已经明显落后于白皮书的规划,多次推迟主网上线时间,例如ZILAE等。至于提到的种种扩容技术,其技术实现度亦普遍较低,落地时间大多虚无缥缈,生态拓展同样进展缓慢。

「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那是公链行业的一段非理性繁荣时期,如今已经进入公链的寒冬。」吕国宁说道。

显然,在熊市的催化下,市场上既有公链玩家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一部分公链会被市场淘汰甚至主动离开,一部分公链则会借此机会完成技术储备、弯道超车。一场事关公链生死存活的过冬战争正在拉开帷幕。

「接下来几个月或者一年,大部分公链都会面临落地、也就是交付的问题,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公链危机产生的时候。」ArcBlock创始人冒志鸿如此说道。

本文来自核财经,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