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前沿科技

揭秘贾跃亭抛弃恒大的真正原因

这场由贾跃亭挑起的仲裁之争,让外界有些猝不及防。仅仅两个多月前,许家印在视察美国FF总部时,贾跃亭还全程微笑相迎。

揭秘贾跃亭抛弃恒大的真正原因

(原标题:揭秘贾跃亭甩恒大原因:控制权矛盾公开化 )

【财联社】(记者 陈业 徐昊)10月7日晚,恒大健康公告称,由于无法满足Faraday Future(下称FF)原股东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FF原股东将与恒大健康旗下时颖公司对簿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而FF原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

这场由贾跃亭挑起的仲裁之争,让外界有些猝不及防。仅仅两个多月前,许家印在视察美国FF总部时,贾跃亭还全程微笑相迎。

值得关注的是,恒大健康在公告中还透露,FF原股东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一位接近FF的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恒大的控制欲太强,但FF是贾跃亭的底线,他必须要掌握控制权。”

对此,恒大方面尚未予以公开回应。但FF官方此前曾宣布,FF采用AB股模式,贾跃亭享有“1股10票”的权利。分析人士认为,恒大也未派驻管理人员,这表明恒大已经给予贾跃亭充分的权限。

“不排除FF经营状况发生了变化,资金非常短缺的可能,毕竟在两个多月内就用完了恒大先期投资的8亿美元。”一位投资机构负责人分析。

接近恒大的人士则告诉记者,按照双方已签署的协议,贾跃亭赢得此次仲裁的难度较大。

控制权之争

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称,以67.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及公司贷款,间接获得了Smart King公司的45%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以此正式入主FF。在当时,外界普遍认为,恒大此举对于FF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

“恒大选择入主FF,很多投资人至今都没弄明白,恒大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上述机构投资者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彼时,贾跃亭与恒大健康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无法实现量产,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而此次,在贾跃亭要求恒大方面提前支付7亿美元资金未果情况下,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称,“不排除贾跃亭方面或无法兑现量产的承诺,担心失去公司控制权,而提早反击的可能。”

上述分析师还认为,自入主FF以来,恒大方面的种种动作显示,其有意在一定程度上“去贾跃亭化”,令恒大标签更为彰显。

恒大于8月7日正式成立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8月14日在广州恒大中心举行揭牌仪式。而恒大法拉第未来的管理层中,并未出现FF相关人员,FF只负责提供技术支持,国内未来的生产、经营、管理均由恒大方面负责。

按照恒大8月份的公开表述,未来计划在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基地,目标是10年后年产能设计可达到500万辆;尽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达到量产目标。

随后,恒大对FF旗下多个平台架构进行了大调整。调整后,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直接控股三家公司,除成立的智能科技公司外,还包括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该公司由睿驰智能汽车(广州)公司更名而来,以及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销售(广东)有限公司,该公司由睿驰汽车销售(广州)公司更名而来。

据媒体报道,在恒大入驻FF后便对恒大法拉第员工进行了薪酬改革和人员调整,其薪酬体系逐渐由原有的FF系调整为恒大的薪酬体系。

一位不具名的恒大法拉第员工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实际上调整薪酬体系后就是在变相降薪。”对此,恒大方面未予证实。

上述恒大法拉第员工还透露,早期的FF为中国北京和美国加州双总部制,但恒大入股后,曾希望将北京的员工整体迁移至广州办公,但最终由于迁移难度较大,恒大法拉第只进行了部分迁移。

除了投资FF,今年以来,恒大在汽车板块一直在加大布局。国庆节前,中国恒大(03333.HK)宣布,以145亿元收购广汇集团近41%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恒大表示,公司和广汇集团展开全面战略合作,推动恒大在汽车销售、能源、地产及物流等领域的发展。

补充协议成关键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透露,按原计划,时颖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 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

“2018年7月,原股东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发展,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上述公告称,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贾跃亭要单方面撕毁协议,主要是钱的问题。”上述接近FF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进一步表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 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本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上述投资机构负责人分析,恒大与贾跃亭谁将赢得此次仲裁,关键之处在于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中,彼此做了哪些承诺及约束。“需要看到补充协议才能知晓,到底谁对谁错。”

但该份补充协议至今并未对外公布,因此时颖具体设置了哪些同意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条件,外界尚无从获悉。

此外,除上述补充协议内容外,仍有诸多疑问待解,包括恒大所提的未达到支付7亿美元前提条件是什么;仲裁结果出来后,矛盾已经公开的双方如何继续合作等。

“恒大当时入主FF,从电动车切入到新能源领域,从战略上来说是对的,但选择的人不对。恒大也是抱着豪赌的心态以为用商业规则可以约束住贾跃亭,但实际上贾的信用在孙宏斌那里就已经破产了。”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如是说。

本文来自财联社,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